Charis Hung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Charis Hung的專欄

Charis Hung
愛若不流動,便會死亡。
Charis Hung-Life
生活細碎,形成了路。
Charis Hung-以小窺大
從小事之中窺見世界

Charis Hung的貼文

於 15 小時前發表

倒模是如何練成的?絕不是靠一個、兩個人造成的。是很多很多人合力,並有意無意鼓勵、威嚇、恥笑,最後才落...

於 16/11/2017 發表

這不是一篇鱔稿。 只是作為一個在職貧窮的青年,吉野家實在是窮人恩物。 其中她的邊爐性價比之高實在無以匹...

於 15/11/2017 發表

這個世界,有一類人,總是很容易受傷。彷彿豆腐,除非細心呵護用特別技巧去處理,否則一道傷痕兩處傷疤......

於 11/11/2017 發表

如果人每日都發夢,而夢分為好或惡。 我想大概我每發一千個夢,我會遇上一個好夢。 是這樣的比率。 我常常...

於 09/11/2017 發表

「點解你地gathering唔叫我嘅?」 全場靜默,配以一張兩張三張尷尬的臉容。 最終忘掉了是誰打著哈哈敷衍掉...

於 09/11/2017 發表

她有一雙臭腳,是很臭很臭的那種,如果需要類比,也許就像腐屍。  下班的路上,遇見一個男人,腼腆地前來...

於 06/11/2017 發表

(微劇透,但看無妨。) 《空手道》是一套好電影,毋庸置疑,雖未到一生人必看電影之一(我期待有一日杜汶...

於 06/11/2017 發表

凌晨。十二點。十二點半。一點。一點半…... 我知道再不休息,明天鐵定會頭痛,且昏昏欲睡。 十五分鐘,十...

於 03/11/2017 發表

突然很想講一件小事。 小二的時候,有一天不小心瞥見了家姐小三的功課。 那是英文科學習潦草的功課。望著那...

於 01/11/2017 發表

大學的時候,我曾有過一個瘋狂的星期。 最初是因為病了,所以嗜睡。沒日沒夜地睡,像餓鬼般想把睡不足的時...

於 30/10/2017 發表

昨日和K去了吃蒸海鮮,一層吃完到另一層,鮮味留到最後成了一鍋粥。 關於食評,我不懂寫,只能寫出好吃與不...

於 26/10/2017 發表

「你唔准過得咁好!」最初是由一個念頭而起。 大兩年的姐姐患上思覺失調。 明明每天一起返學、放學,睡在同...

於 24/10/2017 發表

某天在專欄上看見這句說話,覺得很有意思。 這三句說話代表著三種不同的層次。 第一句看見甚麼就是甚麼。正...

於 22/10/2017 發表

曾經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都活在痛苦之內。 與生活發生的實際事有關,又好像無關。 被名為痛苦的氣泡包圍,...

於 20/10/2017 發表

「有一排,我日跳500+ 下繩。每晚臨瞓前都會祈禱,希望聽日擘大眼,自己可以高2-3cm,要求唔高,真係高少少...

於 18/10/2017 發表

不要為感恩而感恩,有些事情令人難過就不要強找幸福的理由。 我可以為我破碎的家庭感恩,感恩這樣的環境令...

於 17/10/2017 發表

七年。 少男少女長成了肩寬的男人和嫵媚的女人。 燭光之下,美食在前, 悠揚音樂飄散一室。 「今日係我地七...

於 16/10/2017 發表

我曾經,窺看一個陌生人的生活。 在那個xanga仍然瘋行的年代,在那個沒有facebook、過多資訊的年代,在那個...

於 14/10/2017 發表

我的工作,讓我遇見各式各樣的人。他們曾經是富商、黑社會、邊緣人士、露宿者、老闆、殘障、吸毒者、精神病...

於 12/10/2017 發表

我寫的字很醜。 話說最近收到朋友拍照傳來我留給他的文字。平日拼命不去留意,但那日躲避不切,那些字就那...

< 1 2 3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