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498
精選
352
推薦
116

Lam Kin Ping

喜歡寫字,將生活大小事化作文字故事,
喜歡這個演變過程。

個人網誌:
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於 1 天前發表

看張敬軒的演唱會,在足以看清他臉上表情的距離中進行。我不算是他的粉絲,卻一直很欣賞這個歌手。他在台上風芒盡現,最動人的不是他的華麗服飾和清澈唱腔,而是他孩提的波板糖故事。每個人都有一段羞澀往事,在他的演唱會聽他親口說波板糖,感受他20年來的高山低谷,他是個努力爬至高峰的歌手,漸漸進入巨星級別,...

於 09/05/2022 發表

月老的主題曲動聽,畫面唯美,人物角色都演繹得淋漓盡致,是套大眾認同的成功電影。我也留了一個機會,將其設定為新屋的第一套戲。然而,我未能代入大眾的角度,電影觸動不了我,也沒有觸動眼淺的不如,我們在探討了良久後,得出一點想法,純粹是想法,談不上建議,也不存在批判。 也許死纏爛打的方式,是九把刀筆...

於 06/05/2022 發表

我們在新屋看的第一套電影,是《月老》。我為了能夠在家有看電影的感覺,刻意在裝修時加插了兩個影院元素。其中之一是在睡房上加一塊層板,層板可以放投影機,床前的白色牆壁就是無框的銀幕。另一個設計更誇張,在客廳的玄關櫃的天花板加了兩個鐵勾,目的是可以掛起100吋的白幕,讓我們能夠放肆地在客廳看電影。 ...

於 03/05/2022 發表

紅透全邊天的姜濤生日是哪天,我想遠至銀河系都知道是4月30日了。曾經有一天我都在大埔遇見過姜濤,他就在我的車前面急步走過,我還翻看了一遍車Cam,不如也很確定那人就是姜濤。如今倉頡的配詞功能,輸入「姜」時只有姜子牙和姜太公,他朝有天,也希望姜糖們能夠像Elon Musk那樣霸氣,在倉頡打TGV...

於 28/04/2022 發表

我常與老鼠結緣,其實我不討厭牠們,我覺得地球上每樣生物都有生存權利,即便牠們被定性為有害的,也只是從人類世界去判斷。正如蟑螂被大多數人討厭那樣,但牠們卻是生存了數以億年的長壽生物。我們操控了別的生物的生命,也判斷了牠們的出現就應該被殺,當真正自己殺死一隻生物時,我的感受卻是難過的。那天我駕車經...

於 25/04/2022 發表

新屋的每事每物我都喜歡,談不上我喜歡梳化多點還是餐桌多點,只能夠肯定的是喜歡不如最多。新屋有一個很嚴重的缺點,就是入住人數不多的此刻,水是污濁的,而且有一種難以言諭的金屬味。那種味道,是即使用來刷牙也有點不安。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決定了安裝一個過濾器,偶爾在信箱看到一張傳單,想不到我們真的成...

於 22/04/2022 發表

尚未有時間一步一步走走新的居住社區,往往只能走馬看花,甚或只能在駕車經過某段道路時,望出窗外看看風景。人面全非的時代,就連看一幀窗外風景的時間,都變得奢侈。古有紅杏出牆,是不風光之事。然而那天看見的是牆外滿是紅花,仿似告知世人,在有限的世界裡伸延出美麗,也得靠努力爭取才能夠出牆。 世界在變改...

於 19/04/2022 發表

千呼萬喚的梳化卒之送到府上,的確是令我們一家人引頸以待的瑰寶。記得那時在實惠坐下時,忘記了展銷店逾萬呎的概念,當梳化來到我們家放在指定位置時,發現原來梳化如此巨型,將整個客廳都佔據了一樣。然而,女兒作為第一個坐下去的人,她第一個反應是,超級舒服。 很少物品或東西值得我寫兩次(除了美麗的女人)...

於 12/04/2022 發表

獨個兒面對一張5呎闊的床褥,我的任務是要從三樓搬到樓下,然後再將之送往垃圾站。必須完成這項最後的村屋任務,我嘗試咬緊牙關抬起,只能勉強抬離床架些微空間,我在出發到舊屋前已有後備方案,並且帶了一把鐵鋸,心裡有着一個打算,就是要把床褥化整為零,古有庖丁解牛,今有庖丁解床,正確來說應為解床褥。 ...

於 05/04/2022 發表

沉淪在搬屋和丟棄舊物的漩渦當中,無論生理及心理都極度疲累。每次找出舊事舊物,都會有一種莫明的回憶湧上心頭,而我兒時第一個認真鑽研,並且多次玩過的角色扮演遊戲,拿在手中不知怎地,感覺很重很重,重到不捨得棄掉,重到很希望把電腦降格到20年前,讓我能夠重新成為韋小寶,在遊戲世界裡與阿珂邂逅。 這是...

於 02/04/2022 發表

世界上有一種忙,叫作搬屋很忙。忙中煩亂,忙中有錯,但忙裡也有驚喜。驚喜是朋友主動提出來到幫忙搬屋,要抬着比人更高的梳化配件走三層樓梯,不停來回丟棄大大小小的物品,都二話不說拍心口幫忙,還要被貨車司機玩弄一番,幸好最後都在下雨前完成任務,坐在新屋吃風雨中買回來的墨魚飯,感覺是清新的。 住在村屋...

於 25/03/2022 發表

看見Yeesa抱着Ryan的那刻,我第一個感覺仍然是,他很可憐。劇集落幕了一段時間才寫觀後感,除了我最近都忙得不可開交外,還有一個原因,是我不知道怎樣下筆。那天特意攝下這一幕,我無法感受由兵轉將軍的喜悅,反而覺得,他比起當兵時更可憐。至於劇集的完結,我覺得後期太着墨於解迷,這與劇集的風格和情調...

於 10/03/2022 發表

我走的時空,就是平行時空。說完這句話後,睡在枕邊的不如冷笑了三秒,其實我們的確活在一個平行時空裡,與世界分隔,甚至人心分離。塵世間太煩憂了,幸好我們還有電視,故此追看《940920》時,算是找到心靈上的一種慰藉。愈是看下去,愈覺得平行時空很適合現在的香港,或者說很適合形容現在的香港。 久違了...

於 06/03/2022 發表

不要向上望,否則你會看到隕石。這是我一直想寫卻又沒有心情和時間寫的電影觀後感。許多人都會猜到這是哪套電影,而對於我來說,她除了是一套值得人類深思的戲外,更讓我想起自己一個很喜歡,卻沒有很多人會看完的小說。 不要向上望能夠成功吸引里安納度拍攝,是有一種不可多得的魅力。電影打破了過往美國主義的種...

於 27/02/2022 發表

那天告別阿杜後,我才發現自己原來跟他的關係,不止是金錢上性交易的老朋友。他每一次約我,都會要求我穿上那條白色有着粉藍色碎花的短裙,每次推我下床時,都會首先輕吻我的左邊頸項,他說我的體香很像某人,而他總是會很努力地令我真正進入狀態後才會進入我的身體,不像那些給我錢後就強行進入的臭男人。但我明白,...

於 23/02/2022 發表

「喂,我再見了我的初戀。」阿杜叼着煙,站在海邊的石堤上跟我幽幽地說。他這句話由說出來到終結,都如他吐出的煙圈那樣,既帶有濃濃的煙味,也有深深的不捨,完全不像他這個情場浪子口中說出的話。尤其是,昨晚他才說又成功帶了一個隨機遇上的女人到九龍塘某酒店盡展鋒芒。 阿杜是我的老朋友,說老,其實他只有三...

於 15/02/2022 發表

看見那個老伯蹣跚地走着,一呼一吸都顯得十分痛苦。在瘟疫蔓延的時空裡,他聽聽話話,相信政府的呼籲,戴了兩個口罩。而這兩個令他呼吸也痛苦萬分的口罩,第一重是藍色的外科口罩,第二重是圓形的白色N95。只要在街上走一圈,不難發現愈來愈多人戴了兩個口罩,專家建議只戴一個布口罩加一個外科口罩,而街上卻不乏...

於 12/02/2022 發表

在吐露港公路行駛的巴士,大概是當中最慢的車。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跟我一樣,獨個兒駕駛時,會不知不覺放慢速度,就那樣跟着巴士走慢線,跟着她慢慢地走完那段不長也不短的吐露港公路,然後在期間放空一下,思考人生。這天跟着的巴士是紅色的274X,巴士上層的最後排座位,坐着一個女生,和兩個男生。 在未曾擁有...

於 02/02/2022 發表

今年的年初一,比往時冷清,也比往時寒冷。當我和家人如常到外母家拜年,打麻將歡度新歲,一直歡笑至深夜才離開時。原來並非每一個人都會享有新年假期,或者有些時候,身不由己。我駕車從元朗回到大埔後,發覺油缸變得空洞,然後直覺告訴我,要去找那個常常為我加油的伯伯。 車子駛近油站的一刻,已是深夜11時半...

於 30/01/2022 發表

說到認識男孩(識男仔),我女兒可說是一個高手。每次我跟她去踩單車,她都總能認識到新朋友,而且總是男孩居多。不知怎地,她就是個比我主動100倍的人,比不如主動1000倍,我不明白我們的基因為何會產生一個這樣的她,卻很喜歡她的那種主動和樂天,大概這樣的人生,一定不會孤獨。 女兒不會在很多人的時候...

< 1 2 3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