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405
精選
270
推薦
90
Lam Kin Ping

Lam Kin Ping

喜歡寫字,將生活大小事化作文字故事,
喜歡這個演變過程。

個人網誌:
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於 7 小時前發表

天朗氣清的那一天,我捉了不如與我和小豆一起郊遊。我們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往鳳坑郊遊徑附近的谷埔村,這小徑平坦而景色壯麗,最適合扶老攜幼的郊遊樂,即使不願意走太多路的小女兒,我也有辦法令她與我們遊山玩水兩小時。遊山之樂除了心曠神怡外,也遇到一些牛牛,還有一個拿着膠袋拾牛屎的大叔。 谷埔的太陽和...

於 20/01/2021 發表

最近為女兒添置一本地理書,有介紹各國文化及國旗,琳琅滿目的國旗也引發我們好奇,嘗試單憑記憶及常識去辨認,只能認到最多20個國家的國旗,都是耳熟能詳的國度。我將一些設計漂亮且具有特色的國旗分類,再用網上資源去為這些冷門國度寫一些故事,邀請朋友參加一個小遊戲,嘗試誠實地不上網不查書,只靠我描寫的文...

於 15/01/2021 發表

小盲對我的眼神漸漸有點不同,在學校裡,我向她打招呼後,她由眼神回應變了一記腼腆微笑。下課補課完畢後我們會閒逛一會,穿校服的我與穿黑色套裝的她,看上去有點不相襯,但我們的步伐和興趣都愈來愈接近。 她有時會和我吃過晚餐才回家,因她說獨居的關係,不會煮晚餐給自己吃。我多想說其實我懂得煮簡單晚餐,...

於 12/01/2021 發表

上課鐘聲早已響過,我狂奔進校門,正要進入課室之時,卻被夏校長截停了。他伸出戴在左手的勞力士,指着上面的指針,一臉嚴肅地向我訓斥「you are late!」我低頭向校長致歉,死死地氣放慢腳步走進課室。英文老師Miss See正在上課,我輕力敲門後再推門內進,說了一句「Sorry, I am l...

於 10/01/2021 發表

有這樣的一個大男生,曾經在書店工作多年,夢想就是自己開一間書店。在超市工作的人未必會想開一間超市,在書店工作的人,卻會很希望開一間書店,比例會比起其他行業高,或者喜歡書的人,很少贏。也許為了不要輸太多,或者容納不了太多書,他把書店的名字改成書少少。而書店一詞太商業,若用上書室,就會變得雍雅而具...

於 07/01/2021 發表

看到小動物被殘殺後,她心有不安。她沒有宗教信仰,相信世界是平等的,不應為飽腹之欲而要其他生命流血及奉獻。她堅持了良久,常看到她吃乾炒牛河走牛,星洲炒米走火腿,她說那種堅持令她感到無力,朋友可以就她吃素,家人也會為她煮素,只是這世界的素選擇太少,而一個人的信念,會因生活的衝擊及無助而很快變得脆弱...

於 31/12/2020 發表

自從那次維園一人連爐火鍋後,那個酷似有村架純的女侍應跟我熟絡起來。我們交換了名字,交換了手機號碼,很快就交換了口水,交換了體液,她是個豁達爽朗,不拘小節,落落大方的女孩,當女朋友人絕對有一百分,即使閃電娶她為妻,也會是個一百零一分的好太太。每次跟她出外拍拖,她都總是與我十指緊扣,問她吃些什麼,...

於 26/12/2020 發表

百德新街的聖誕夜,沒有一對對的愛侶,空有美輪美奐的燈飾,沒有美麗動人的少女。我獨個兒逛着冷清的街角,臨近晚上九時,該慶祝的都回家吃飯了,也許偷偷鑽進一個私密地方,在不讓人發現的情況下開派對,單身人士終於不必在這一夜被孤立,因為全世界都不得外出晚餐,那些一人豎聖誕餐也頓成絕響。我,孤家寡人,今年...

於 24/12/2020 發表

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我看着擱下良久的小說。突然之間,我聽到不遠處,有一對年輕男子正在對話。他們的聲音很大,雖在空曠的公園裡,我仍然能聽清楚他們的一言一語,與其是談天,更像互吐苦水。較年輕的男子,染有深啡帶綠的頭髮,穿着時髦,眼睛細而長,眼神卻閃露着鬱結。 年輕男子看起來約莫25歲,姑且稱他為A...

於 21/12/2020 發表

那一夜,iPhone突然不接受我輸入的密碼,不停扭計,暫停我五分鐘,十五分鐘,然後是一小時。我不知道為何改了密碼,因我是個固執的人,從來都只會使用同一組數字密碼,而數字及英文組合的密碼,過去二十年以來都沒有改變,也許很容易被人猜中,卻做到最危險的密碼是最安全的密碼的效果。而那一夜,我慣常輸入...

於 17/12/2020 發表

她說自己像長洲薯片,在一枝長長的竹籤上,是其中一片被穿透的綠葉。她說自己不及玫瑰般漂亮,永遠只可作她的襯托。她曾經很喜歡一個男人,卻發現男的呼吸系統很差,她知道自己可以療癒他,只是必須化作精油。她說本名不太重要,在生命裡,每個人都是主角。 一個年紀很輕已當上大學英文講師的女性朋友,她傳給我一...

於 14/12/2020 發表

駕車駛進油站,看着一個大大的易拉架寫着招聘加油員,相信這是世界上最有正能量的職業,因為他們無時無刻都為人加油。這家油站我不常去,那條街的三家油站我都曾光顧,唯獨這家的加油員不是先生,而是一個看似年輕,束一頭短髮,在口罩下有幾分清秀的加油小姐。 我甫進站,她就指示我將車停在指定位置。我關掉引匙...

於 11/12/2020 發表

街市裡的菜販阿姐會憑藉她們的口甜舌滑向潛在客人推銷,位處地下的魚販則大多為男人,而男人有着一份瀟灑與不羈,既不會賣口乖,也不會硬銷,只用爐火純青的劏魚奇技,以及專業的烹煮海鮮技巧,留住愛鮮味的買餸男。而我有幾檔常光顧的魚檔,每次去買魚我都會問蒸幾多分鐘,最記得魚販提醒我的一句,記得要滾水才開放...

於 08/12/2020 發表

偶爾到街市買餸,每次走進街市後,總會先登上電梯到二樓買蔬菜。二樓的蔬菜種類繁多,除了那檔的西芹特別爽脆,彼檔的粟米沒有渣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口甜舌滑的賣姐姨姨,簡直可以把人哄上九重天。那是一種街市的藝術,有點浮誇卻不失受落,比起明顯掛着虛偽面具的人,我更欣賞賣菜商販的擺明讚。 那次去買茼...

於 05/12/2020 發表

如果我有逆轉的超能力,腦海裡就重覆着超能力三個字。他把超能力三個字唱出超能力,讓人只記得那三個字。最近很累,無論新聞界或政界,相信大家都很想有超能力,能把事件逆轉的超能力,若能唱得出他的感覺,超能力這回事,其實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 家謙者,非伍姓也。他和我的姓氏一樣,是雙木林。林家謙,相信這...

於 26/11/2020 發表

疫情下,那間店外常有不下十人排隊的清湯腩店,那天中午只有兩個人在排隊,我獨個兒埋首文字工作數句鐘後,正想吃一碗清淡的麵,過往都被人龍嚇怕的我,今次卻是個試食的契機,是以我排在一個大叔後面。對這間設定最低消費是五十元,只有四至五張簡單摺枱,用沒有靠背的膠椅作為速食的小店,頗有期望。 約莫等了五...

於 22/11/2020 發表

幽暗的酒吧裡,阿寧拿起她的Gin tonic,眼神有點迷茫。酒吧裡播放着懷舊粵語金曲,非主流歌手陳潔麗唱的《零時十分》特別動聽,阿寧忍不住跟着哼起來,「綿綿夜雨 無言淚珠 陪我慶祝今次生辰」。我走進酒吧,看着獨個兒喝悶酒的她,看着社交網站彈出來的生日提示,向她說了句:「Happy Birthd...

於 20/11/2020 發表

大埔舊墟老街裡,古色古香的糧油雜貨店仍舊屹立着,店面不光猛不奢華,與對出街角的那份陳跡相輔相成,沒有違和感。陳舊的木製層架,展示了豉油、花生油、黑糯米酒和份外香的八珍甜醋。然而最亮眼的,卻是數個呈弧線形的四方散裝米坑,坑上填滿了各種白米,不銹鋼米勺插在米中,標示每斤售價的白色膠牌豎立在米坑內,...

於 17/11/2020 發表

我在九龍塘某中學上學,下課後,他邀請我到他家一起為英文科的Project工作。沒有華麗的房車接送,因他家就在學校咫尺之遙,那是一間有獨立花園及大門的三層別墅。走進大屋,他帶我走到鋼琴前,他坐下來,纖幼的手指演奏着我不熟識卻悅耳的樂曲,他說要為我們合作的Project作一首英文歌,由他來作曲彈奏...

於 14/11/2020 發表

「今日的紙包蛋糕出爐了嗎?」伙計A在舊式冰室內叫喊着。 「還要多等一分鐘!」伙計B在廚房回應道。 「那我先泡好熱檸茶!」伙計A隨即拿了一個外賣紙杯,夾了三片檸檬,再傾進熱騰騰的紅茶。 當熱檸茶沖好後,伙計B也特意選了一個形狀美好的紙包蛋糕出來,把熱檸茶和紙包蛋糕都放到收銀枱前。 「老...

< 1 2 3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