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242
精選
124
推薦
9
Xanderjai

Xanderjai

Let's enjoy music when you are farming
於 31/03/2020 發表

「世上最遠的距離,有多遠?」 「近得你跟對方約會,但你倆的眼中,就只有六吋屏幕裡的一字一句。」(2018年.Dear Jane《深化危機》) 「近得你與對方近在眼前,卻永不能逾越情感的感區。」(2018年.周國賢《守口如瓶》) 想不到,兩年後的今日,這個紀錄,又要被刷新了。 ...

於 28/03/2020 發表

「我冇醉!我冇醉呀!哈!哈哈哈哈哈!」歌曲末段的結他狂風掃落葉,慾望似的蓋過了理智的Neo soul節奏。 酒過三巡,為的就是零距離的餵飼? 將時間倒回兩分三十秒前、剛踏進酒吧的一剎,主理曲詞部分的陳蕾,仍能清晰地描繪出一幀紐約酒吧眾生相。 /一口吐出了霧 一杯喝出了情操 還尚早 ...

於 26/03/2020 發表

「你要麻雀大俠個名?我俾你。你要東京來回機票?我俾埋你。」(摘自電影《嚦咕嚦咕新年財》) 在很多人眼中,「勝利」就是身份價值的認同,窮畢生精力,只為登上龍頭之位,號令天下;可是我,根本一點兒也不在意。因為我的價值,向來也是由自己釐訂。 以為前奏的鋼琴,是要告訴我們,這又再是一支K歌?...

於 24/03/2020 發表

非常休閒的旋律,皮囊不禁隨著鼓聲抖動,呷一口香濃的Cappuccino,是屬於假日的節奏。 (設計畫面) 「The file is attached below for your action. Thank you!」 手機屏幕一閃,從週末休閒風中驚醒,方發現外面如何風和日麗也...

於 21/03/2020 發表

揭開了2020年的帷幕,有一剎錯覺,以為可以重拾那杯被丟在一旁的奶蓋茶,不過... 十數秒的前奏告訴我們,原來自己,還溺在三萬多呎的海床之中。 對比其他兩位在同一天推出獨唱作品的兄弟,Jer柳應廷的《水刑物語》來得更沉鬱,無論在歌曲的旋律、編排還是Jer的演出,也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壓抑。...

於 19/03/2020 發表

又一個被工作摧殘的星期四,如常地急步奔往大街趕車,車子如常地離自己而去。打開手機程式: 「25分鐘(預定班次)」 顯然地沒有回復正常(下刪二千七百九十六句髒話。) 街上的人,如常的肩摩轂擊;路上的車,如常的熙來攘往。整段軒尼斯道,就好像只有剛剛亮起的淡黃色街燈明白自己,在孤獨的對岸...

於 16/03/2020 發表

甫按下播放聲鍵,高高在上的Anson Lo盧瀚霆,伴隨著鼓聲顫動,一步一步,徐徐走到我們的眼前,準備接受信徒的景仰。 《一所懸命》,就是這位教主最瑰麗的登場方式。 只消一分鐘,便感受到由Edward Chan和何山的編曲營造出的王者氣派,將梁栢堅筆下「一所懸命」之勢表露無遺。 /一...

於 14/03/2020 發表

/Cos I’ve been waiting for so long/ 等了又等,終於看見了他的蹤影;他,何嘗不是等了又等?迎來了自己的第一首「單飛」作品,以「老闆」自居的AK 江爗生,準備要散發「波士」獨有的霸氣嗎? 跟兩位兄弟在同一天推出首支屬於自己的作品,沒有動感十足的戰舞,也...

於 12/03/2020 發表

步步進迫的結他,是世界加諸我們身上的壓力嗎?標準、指引、規則、公平,是客觀的事物嗎? 傑佬的聲音,是我們這場反擊戰吹響了的號角。每個人,除了同是有著一副相同結構的皮囊外,根本就是一個個由內到外截然不同的個體。 《異人》是本地獨立樂隊逆流的最新作品,《異人》是讓我們覺醒的鬧鐘。人類的進...

於 10/03/2020 發表

「其實我們都擁有superpowers。」 由出生到現在,總有一刻以為自己是異能人,身懷各種各樣的超能力,哪怕只是將眼前的交通燈號轉色。 大概是被XX戰隊的薰陶吧。 無論是生於哪個年代,每個星期日,電視機內還是會播著五色戰隊的特攝片,儆惡懲奸。 但當乳齒換成恆齒後,已經發現電視框...

於 07/03/2020 發表

聽到前奏的警報聲,心情不禁緊張起來。這,可是勾魂的鐘聲,在耳窩掠過的一剎:「家人、伴侶、朋友......」已經嘀咕著,自己能否看見下一個晨曦。 「See you soon ^_^」手機屏幕亮起,在這一刻收到這句話,認真諷刺。葉耀坤的編曲,為莊正創作的旋律,添上了對前路未知的不安感覺。 ...

於 06/03/2020 發表

順著街燈跌跌撞撞,總算跟同行的他和她,走出了死胡同。但是眼前仍是一片漆黑,縈迴不散。 琴音一點一滴的灑落,微弱的光,從破窗之中,漸漸滲入。釗峰跟Sunny的合作,陽剛之餘,散發失蹤多時的陽光。 來自釗峰的旋律,沒有行雲流水的震撼,卻很好的跟Cousin Fung的編曲配合起來,勾勒出...

於 04/03/2020 發表

我們十分期待到底之後的榮光歸來,但漫漫長夜,我們是如何撐過去? 沒有趾高氣昂的進行曲,吳林峰倒是化身成一枝街燈,用淡黃色的光,灑落每一位在黑夜裡逆風前行的你和我。 特別是在每一人都希望成為鎂光燈下焦點的世代裡,人人都希望成為坐擁通天本領的菩薩,成為射入奠定勝局一球的救世主,發放耀...

於 02/03/2020 發表

又一個work from home的星期一,打開平板電腦,懶理窗外天氣如何風和日麗,接到電話,手指便要在鍵盤上賽跑。 好不容易撐到六時,打開社交媒體,一幀幀同事們work from hill的照片盡入眼簾。 公平咩?公平咩? 直播中看見的倒果為因,記者會上振振有詞的倒行逆施,屬於獅子山的...

於 29/02/2020 發表

「罪名成立」 毫無懸念的一句,架上枷鎖,關進思想的籠牢之內,我們別再迷信、別再否認、別再安慰自己,說些「現在未算最差」的虛偽說話。 鋼琴的孤單,正好給我們最安靜的時間,靜思細考。拒絕承認自己身處絕境,雖說是必經之路,但總不能不斷吸食精神安慰劑,讓自己沉溺在空想之中,不願醒來。 ...

於 27/02/2020 發表

以雲朵作被鋪,席地而眠,八個多月了,這種生活,我們越來越熟練。 /其實害怕 其實掙扎/ 來自2020年樂壇女新人謝雅兒,將街上每一個你和我的心聲,用最清澈的聲音吶喊出來。回到自己的家,是理所當然不過的事,但這個權利,卻因為一個信念,或是一個牠,被奪走了。 有家歸不得,可能是因為我們...

於 25/02/2020 發表

「兩盒,thx✌🏻」 想不到身懷通天本領的菩薩,也要為口罩奔波(汗),兩天前還在為自己的全能而沾沾自喜著。 也許這就是人生吧! 不變的是,我們對前路,還是充滿未知。不然的話,前奏的電音,又豈會如此吊詭,教人一步一驚心? 無論是神是佛、是魔是人,也逃不過被捲入這場飢餓遊戲的命...

於 22/02/2020 發表

掛著厭世的臉,一次又一次踏平陡峭的山坡,開始對自己的能力建立信心,寄望能用上自己的異能拯救世人,導人向善,成為活菩薩,成為大家的信仰。 有時候,甚至忘記自己,只是幸福地伴著神奇女俠過關。 延續一直的電子風格,「現代范仲淹」王嘉儀Sophy繼續用自己的音樂作品,鑽研現代生活哲學。與Kelvi...

於 20/02/2020 發表

莊嚴的管風琴奏起,我們隨著林家謙的旋律,一步一步走進大教堂裡,準備接受這場最後的審判。 「罪名成立!」 「罪名成立!」 縱然祈求主的庇蔭,看來也像是無法逃過罪責,即將被這四字,烙下人生的記錄裡。在你眼中,我們就是罪無可恕,卻非因我們闖下彌天大禍,而是... 我們,就是原罪。 ...

於 18/02/2020 發表

當「阿茲」碰上「海默」,危險得在我們的腦袋裡發生大爆炸,使我們連「阿茲」與「海默」可以結合的事實也忘掉,更遑論自己珍而重之的記憶。 輕輕掃撥三支不同結他的弦線,生出穿越時空的魔法,將我們乘著鄉村味濃的樂章(應該是那枝banjo的小把戲吧),回到美好的舊時光裡。 黎曉陽這位人們口中的「...

< 1 2 3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