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58
精選
44
推薦
21
B612

B612

#HKBlogger #香港網絡作家

小王子並沒有為他的玫瑰寫過日誌。然而,星星也沒有在笑。

Fb / Ig / U Blog / Tumblr / WordPress = b612lpp
於 23/08/2018 發表

呢個人相當有可疑。 話說上星期我男朋友德仔聲稱要去上海出差,返到黎唔夠三日,就買左個Givenchy嘅袋比我,我梗係嚇一跳啦! 又唔係咩大時大節,我生日都仲有半年先到,況且,德仔喺公司做薯仔渣嘛,月薪都唔過兩萬…… 「哇你發左達呀?」咁男朋友對自己好,梗係開心架啦,但我點捨得佢用咁多錢呢...

於 23/08/2018 發表

見過鬼就會怕黑,英文版叫Burnt child dreads the fire。小孩被火燒傷過後留下陰影,以後見到火光就會想起皮膚灼傷的痛楚,自不然會躲得遠遠的。情況就跟在情路跌碰過的人一樣。 曾經被前度狠狠地在心上劃過幾刀,自覺是花面貓無臉見人,一定會遮遮掩掩,對新的愛情失去信心。由於被傷...

於 18/11/2017 發表

「助養人哋老公/老婆計劃」,不少人都曾經參與。所謂多多益善,少少無拒。 好多人都會揼心口,和愛人經歷了多少的風風雨雨,枉費十年八載悠悠歲月,最後還是無疾而終。然後一個屈尾十,他或她貶眼間就覓得新歡,甚或是一生中最愛,一個轉身就跟別人步入教堂射個三分波 —— 喂,咁我呢? 明明你和他經歷過熱...

於 18/11/2017 發表

Macy是我一個很好的大學同事。感情好,主要不是因為她真心或者夠義氣,而是她的思想和人生都夠簡單 —— 我實在沒有餘力應付複雜心機重的人。And in that sense… 其實我不可能有多少個朋友。 每次接Macy電話前,我都會深吸一口氣,因為我得準備興奮的心情,去迎接每次情節幾乎一樣的...

於 18/10/2017 發表

香港人有幾鍾意去旅行,大家都知。對我嚟講,去旅行最開心並唔係飛機著陸去到目的地嗰一刻,而係:plan‧行‧程! Plan行程嘅樂趣,在於自己買旅遊書、上網睇blog做功課,睇吓呢個地方有咩必去景點,有咩不為人知嘅秘景,同埋一啲無人明你點解咁想去嘅地方,然後將所有呢啲地方,安排一條最順嘅路線,...

於 18/10/2017 發表

張志明與余春嬌這一對,算是跟方力申與鄧麗欣差無幾,是種集體回憶,在香港無數中佬中女心目中,有種不能替代的地位。 電影中的張志明,對肉醬意粉情有獨鍾。「我小時候就很喜歡吃便利店的肉醬意粉。那時很多人問我:『你為何那麼喜歡吃?』」碰巧我也很喜歡吃同一款肉醬意粉,明明性價比甚低,十幾蚊,得兩啖,卻...

於 21/09/2017 發表

他短短的鬍渣和略為雜亂的眉毛,顯得樣子帥氣慧黠,很是好看。 臨離開那間有落地玻璃夜景的酒店房間之前,他說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我不喜歡把話說得那麼死。這世界根本沒有​任何事情是必然。說過的話,不一定會兌現。既然不一定會兌現,那麼乾脆就不要說。 但他的確是少數離開床範圍以外,我還繼續保持聯...

於 21/09/2017 發表

在我人生的前二十年,我連啤酒都不碰。因為我覺得生活平淡,既沒需要買醉的事情,也缺乏值得慶祝的插曲。 我從來不知道酩酊大醉的滋味。而自從他離開我以後,沒有一個晚上我不是喝到爛醉如泥。 我並不記得到底是哪一個男人,把我帶到這個只招待會員的club。自從開始喝酒以後,日子好像變短了,因為酒精一直...

於 14/08/2017 發表

我其實不喜歡絲質的床單。因為太像時鐘酒店。 也不喜歡把房間的燈光調到那麼亮,讓人完全睜不開眼。但我想,睜不開眼應該是另有原因。強烈的宿醉使我頭痛欲裂。我用手刀重重地在眉心間按壓,試圖理出個所以然。 這一動,驚醒了身旁的人。他用右手翻過來搭在我的腰間,吻上我乾裂的雙唇。 清醒的時候,請最好...

於 30/06/2017 發表

如果把拈花惹草說成取暖,會不會可以把對溫柔鄉的迷戀包裝得堂而皇之一點? 回想過去,原來有一段時間,我曾經同時有過三個女人。 何以如此玩命呢?無他,感情寄居蟹,一生就只能不斷從一個殼移居到另一個殼,無休止地找尋寄託。當時苦苦糾纏於新歡舊愛之中,若即若離,生怕有一天她們倆都會離我而去。愛不愛...

於 22/06/2017 發表

《小王子》一書中,小王子在他到訪的第四個星球遇到一個商人。這個人不停在反反覆覆數算著星星的數目,然後將數字寫在一張小紙條上。他說,只要把那紙條鎖進抽屜,就等於擁有了星星。 聽罷,你可能覺得這個商人的想法很愚笨,鎖住寫上數目的字條又代表什麼呢?但我們何嘗不是一樣的傻。 寒窗苦讀考大學、大...

於 22/06/2017 發表

經過一年半的交往,我和Kenny在房事方面的默契倒是不弱。逢星期一、五晚,是「例行正餐」,顧名思義即是吃得比較多和講究的一餐。我們會盡早完成工作上床休息,預留時間,來一場或激烈或細膩的性愛。其餘日子,興之所至,可能是趁他淋浴時擠進去鴛鴦戲水,又或者一進家門後直接把他按在玄關的牆壁上,都是我們的...

於 22/06/2017 發表

我一生人最大的夢魘,就是作惡夢。幾乎每晚,我都會作好幾個惡夢,妖魔鬼怪殺人,無奇不有,甚至會一個晚上驚醒好幾次。 每次逢場作興過後,哪怕連對方的名字都還沒來得及問,我也會馬上逃離現場回家一個人睡。對我而言,性愛和睡覺兩者之間,有著一道越不過的鴻溝。人睡覺的時候,精神處於最鬆馳的狀態,毫無防備...

於 22/06/2017 發表

今早在一張偌大的床醒過來,我勉強撐起身體,環顧四周,依然跟昨晚入睡前一樣:一片狼藉,而且空無一人。 原來這不是一場夢 —— 我們真的分手了。我深吸一口氣。 到今天才醒覺,原來自己已經有連續十年,處於一段接一段的關係。而中間,每次單身的時間都不超過三個月。 有一段時間,我對愛完全恐懼。...

於 24/04/2017 發表

次次阿聲有嘢唔開心,佢都唔會講啲咩,淨係會買幾罐啤酒、薯片,有時仲會買兩隻DVD,失驚無神走上我屋企,漫無目的咁吹吓水,飲晒啲酒佢就自己會走架喇。不過佢唔想講嘅,我亦唔會問咩事。都咁大個人啦,唔係咩都想同人講、同人分享嘅。 當我半夜兩點見到佢拎住一打青島,喺我屋企門口出現,我就知道今次非同小...

於 22/04/2017 發表

第一次覺得iPhone好用,係試過同珊珊FaceTime之後,起碼唔洗成日冒險兩個人出街見面先。而為咗唔俾阿Cat發現,我哋通常FaceTime嘅地點,係廁所。 「做乜呢兩日都唔覆我?」我盡量壓低聲線,唔想驚動阿Cat。 「唔係淨係你有女朋友架,我都有男朋友架哥哥。你唔係要我將啲時間分晒俾...

於 17/04/2017 發表

佢哋三個,係我呢世人最珍惜嘅人:兄弟、好朋友、女朋友。一世人儲得齊呢三個印花,仲要呢三個人同時都係大家嘅好朋友,夫復何求?只係我從來都無諗過有一日,會係由自己親手徹底瓦解呢個四人幫 。 軒仔係嗰種連赴刑場受死都會早到15分鐘嘅乖乖仔。如果睇唔出佢其實已經畢咗業好多年,你會以為佢係一個以連年...

於 15/04/2017 發表

其實時間長咗,咩都可以習慣:習慣一個人、習慣身邊多個人、甚至習慣身邊嗰個人有另一個人……無咩值得大驚小怪。 不過如果我一早知道頭先嘅入伙派對,原來會係我哋四人幫最後一次開開心心坐低食飯嘅話,或者我會選擇繼續忍,忍到所有嘢變成習慣,而唔去開始呢個惡夢。 可惜而家已經太遲……有啲念頭一旦萌...

於 12/12/2016 發表

從小開始我就沒有迷信過什麼天荒地老的故事,也不相信遇上真愛就會一生一世白頭到老至死不渝。無他,年代變了,「一生只愛一人」的故事要麼歸類到神話寓言,要麼就是世界歷史,已成過去。 直到我長大了,發現這世界倒是有真愛的,只是都不保證會幸福。 愛一個人是什麼?有人會說,是不是看大台電視劇看上腦了...

於 02/11/2016 發表

晨早起來,我帶著滿懷希望的心情出門去,祈求今天早上在巴士上能有覺好瞓,補足一天需要的八小時睡眠。 上車後,我掏出有隔音效果的耳機,準備迎接一個半小時車程的酣睡。然而現實中,不如意事可十常八九呢。 首先是親愛的巴士廣播。巴士公司為怕我們發雞盲,除了液晶體屏幕顯示外,還設有嘈到仆街的聲音廣...

<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