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213
精選
208
推薦
84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想觀看我更多文章,請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想了解我更多,可到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於 1 天前發表

我其實自懂事以來就很討厭自己。 最初是討厭自己長得醜。 小時候好像比現在還瘦,也比現在更黑,在「小孩該是天使」的那些時候我就知道自己長得不好看。為什麼?因為我身旁有個很漂亮的姊姊。 明明是兩姊妹,她卻長得雪白,而且胖胖的,很可愛。 我要很懂事才會獲得別人的稱讚和喜愛,她甚麼都不用做卻已經集得...

於 26/04/2021 發表

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說我很細粒,可以裝在袋子裡偷運走。 間中會抱抱我,身材高佻的她喜歡摸摸我的頭,說「好可愛好可愛」。 其後數次見她,她總是處於亢奮狀態。 她愛說自己是怪叔叔,奸笑著講些無厘頭的說話,裝作一副調戲良家婦女的模樣。 後來熟稔 起來,我也會作弄她,回抱她說:「快啲帶我遠走高飛啦,養...

於 19/04/2021 發表

這是2019年鄭融的作品,我一直喜歡鄭融的聲音,但她好像受困於某種魔咒,一直紅歌不紅人,大抵和觀眾緣一樣,有些事情有時是無法解釋的。 受Roommate影響,我在洗澡時也會把電話拿進去播放音樂,有次聽到〈13樓的大笨象〉,只覺得歌者的聲音很好聽,一時還認不出是鄭融,旋律也不錯,最吸引我的還是...

於 12/04/2021 發表

去年我曾寫過一篇文章〈人生遇到個好Roommate實在好極〉,記載了和Roommate愉快的同住生活,後來有位讀者留言:「我總有個問題,為什麼我們和家人相處之間就無法如此快樂?」這個提問一直令我覺得哀傷,那天以後也讓我陷入思考。 為什麼我們能和一個陌生人相處良好,和親密的家人卻不能呢。 後來我...

於 05/04/2021 發表

這是2016年時參與公司Training發生的事,Training有部分探討我們會如何面對壓力,剛好我被分到的那組全是女生。 其中一位興致勃勃地分享:「我每次上網買完嘢,睇住物流公司嘅進度,check下佢去到邊,唔知點解就覺得好抒壓。」 另一位接著說:「我都係我都係!仲有我鍾意拆包裝嗰一刻,會...

於 02/04/2021 發表

某天在半睡半醒間電話響起,螢幕顯示媽媽。 我把電話反轉,轉身再睡。 「噔!」傳來Whatsapp的訊息。 滑開,是哥哥。 「媽咪發低燒,我叫咗佢去睇私家醫生。」那時是清晨6:35。 睡意霎時全消,回電給母親,問明情況,才知原來母親量得體溫37.5度,旁邊是家姐語帶哭腔大叫:「去睇醫生呀!!」...

於 05/03/2021 發表

「乜你反應咁慢㗎」 「呢個同呢個同呢個咪係一對可以出囉」 「你拎起呢個,換走呢個,加埋手有嗰隻牌咪湊成一對。」 這是我第一次到達老人社區中心時的狀況。 當時婆婆們正在玩魔力橋(Rummikub),從來未接觸過的我自然一竅不通,她們熱情地教導我,也可以說她們很高興有新人可以給她們指導,顯示一下...

於 02/03/2021 發表

第一次聽陳奕迅唱〈我們〉時,固然被他低沈的聲音和動人的旋律吸引,可是真正讓我停住,無法不細味歌曲的,是那句:「我最大的遺憾 是你的遺憾 與我有關」。 填詞人葛大為真的很厲害,沒有一定閱歷的話,是無法寫出這樣的詞吧。 人生雖然有很多苦楚,但大多其實都有出口。 憎恨傷害你的人是一種方法,忘記是另...

於 13/02/2021 發表

早前和大家說過,在成為圖書館助理員之前,我們都要先上公司提供的兩天「哎呀」training。 經過第一天,大家已經知道那不過是為做而做的訓練,並不真的對工作有太大幫助,因為最困難最需要學習的圖書館system,我們連界面也沒見過,只能從收到的notes中一探廬山真面目。 是說,都到了圖書館,為...

於 11/02/2021 發表

2012年時〈Candy Crush〉誕生於這個世界上,隨後幾乎瘋行全球,我想大部分人即使未玩過,也應該聽聞過。 〈Candy Crush〉是一款消除的寶石方塊遊戲,玩家透過把3–5顆相同的糖果連在一起,消除或是引爆,從而取得分數或完成關卡中的任務,再闖下一關,是非常簡單的遊戲。簡單到你後退一...

於 10/02/2021 發表

以前,我以為分手是一個決定。 我決定要和你分開了,我知道無法再和你走下去,我明白大家已經完了,於是我們分手。 後來我才明白,其實分手是一個過程,一個漫長的過程。 小時候覺得愛情就是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於是我們就在一起。 中間發覺愛沒有那麼簡單,只有愛也活不下去。 最後發現真正的愛情始終是...

於 09/02/2021 發表

那是發生在我書寫關於和母親關係的〈鼓油雞〉下面的留言。 留言者只是被tag,並不是一直在看我文章的人,於是她寫下的也是很大眾的回應:「我覺得…作者好自我感覺同私底下彆扭,內心有咩感受唔得好好向母親好好表達嗎…唔知我有冇理解錯,不過我冇咩資格去批評佢咩,我自己都唔系d咩好女兒。」 本來如果留...

於 22/01/2021 發表

最近認識了一位新朋友,有點小衝擊。 原來世界上真的有人配得上「年青有為」這四隻字,我還以為那是早已派不上用場可以封存起來的用詞。 有理想的人,其實不少;富有的人,更多。 但有能力有資源有理念還實踐出來的人,而且是年輕人,我數不出有幾多個,於是我幾乎以為那樣的人是都市傳說,直至我遇見,才發覺,呀...

於 20/01/2021 發表

最近去看了〈幻愛〉,除了結局有點小扣分,整體來說電影相當不錯,拍得很有張力,也看得出整個劇組及演員花了心力了解精神病人是怎麼一回事(接下來會有點微劇透,有被劇透恐慌症者請止步。),尤為欣賞阿樂拿出電話錄音以分辨欣欣到底孰真孰假的橋段,就算阿樂理智上知道了欣欣是假的,情感上卻無法抗拒欣欣,完全展...

於 15/01/2021 發表

話說Pokemon Go在幾年前曾風靡全球,香港也周街有人捉精靈,更因而掀起一股「社交潮」,因為要一起打道館,於是陌生人都聚集在相同的位置,交換資訊,甚至閒聊起來。 一時間,遊戲把男女老幼的界線都打破,大家在遊戲中並肩作戰,分享勝利的喜悅或失敗的懊惱,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大有一種重現舊...

於 13/01/2021 發表

我有個朋友,當她處於難過或是困境之時,會不自覺地重重複複訴說著自己的狀況。 那時候你會感受到,雖然她望著你,眼裡有你的影子,可是她其實看不見你;你會知道,雖然你們明明有在對話,可是話語其實都被圍繞著她整個人的膠膜反彈出去。 我曾為此沮喪,尤其在自己狀態也差的時候。 有時候還會遷怒於她,覺得她自...

於 11/01/2021 發表

Highlight美好的時光,剪下,貼上,把幸福的元素完美地複製出來。 走進去,置身當中,你發現了 — — 不是那回事,完全不是。 那是發生在某年的事。 我經過街邊,赫見竟有售賣兒時玩的遊戲機,不是Game Boy(對我來說太貴了),而是類似這種: 裡面已內置了十多款小遊戲,都是像俄羅...

於 14/12/2020 發表

「前排有一段日子我好down好唔開心,匿埋咗一段時間。」‌ 我們在鬧市中漫無目的地閒逛,她忽然這樣說。 四周忽爾變得寂靜,我專注地聽她講話。 「突然間覺得好孤獨,覺得邊度都無自己嘅位置。你都知我搬咗出嚟住好耐,所以屋企已經無我嘅地方,而家同人合住,遲早有日會分開,去男朋友屋企,佢哋對我好好...

於 08/12/2020 發表

如果你有留意,我最近講多了「無聊」這個話題。 一直看我文章的話,就會知道我寫的都是那段時間令我在意的事。 好明顯,近期無聊蒲頭的機率頗高。 正如先前所說,我盡量避免自己抱怨無聊這回事,因為怕遭天譴,就像有些人怕一講「我好耐無病啦」或是「我從來都無中過雀屎」一樣,下一秒卻立即中招。 不過經過了...

於 05/12/2020 發表

全民造星I和II鬧得熱哄哄時我都沒有看,知道捧紅了一個姜濤但感受不到他的魅力。後來偶然間在朋友家中觀看了Error的〈我們很帥〉真MV,覺得他們頗有趣,不過歌聲尚好,唯一留在play list的是Hugo唱的〈山下見〉,大抵有種情意結,不過確實是我比較喜歡的歌聲和曲風,但他在比賽中只得第七名。...

< 1 2 3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