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267
精選
262
推薦
95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想觀看我更多文章,請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Facebook:洪麗芳-Charis Hung
IG:hlf_charishung
於 1 天前發表

早陣子把與家人的合照上傳到了社交媒體,當然只限Friends Only,自從被人惡意偷相改圖後我都很小心保護自己的私隱。有位近年才認識的朋友Whatsapp我:「你家姐係咪搶埋你啲嘢嚟食?」當刻我覺得有點被冒犯,卻又立即想到他並不知道自己說的是甚麼意思。我思考着應該告訴他姐姐是因為吃了藥才影響...

於 09/05/2022 發表

文字從來不會使我苦惱,但人會。 在公開平台寫作,自然會遇上不同的人,現在以寫作接Job,更是在現實中亦多了機會接觸不同階層的人士,有些是一起工作的人,有些是受訪者,有些則萍水相逢。由於我很怕罵戰,就是那種不是為了令事情變好,只是想盡辦法想讓對方認輸的「討論」,我通常都敬而遠之,直接無視。要是...

於 02/05/2022 發表

今晨醒來,外面果然如天氣報告所言,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 冬日雨少,感覺好像也有一段日子未見下雨天。 站在需要晾衣服的家務者角度,我自然喜歡晴天,無論何時何地,掛出的衣服都能收回一室陽光香氣。最怕濕冷的日子,衣服似乾不乾,帶有一陣霉味。 可是我卻很喜歡雨聲。 規律的雨聲:滴滴滴滴滴……沖刷掉一...

於 16/04/2022 發表

本來今天除了撰文外,還有一場Zoom Interview要進行,幾經考慮後我還是向對方告了病假,對方亦友好地把面談延至下星期中。其實身體已恢復了七、八成,Zoom也只是坐在電腦前,縱然精神比不上從前,也絕非不能完成,要是我是個工作至上的人,理應勉力而為才對,可是我想起了自己生活的宗旨就是活得舒...

於 13/04/2022 發表

最近有個朋友和我分享他的作息(事緣我說有空可以和我分享他的中產生活或朋友,擴闊一下我的眼界和寫作題材)。 他說他每天大概10點進睡,5–6點會醒來,然後會飲杯咖啡,做一些運動或是閱讀,有時還會寫書法,他特別提到做這些時都會配合一些好的音樂。之後會走30–40分鐘回到工作崗位,他說會把那段時間...

於 09/04/2022 發表

最近剛與Roommate看畢電視劇版的〈返校〉,其中有個橋段是兩位女主角互換了身份。 Roommate說:「如果我同你換轉身份,我就可以每日瞓到黃朝百晏,星期一就唔使早起返工!Yeah!」Roommate正在獨自沉浸在美好的想像中,突然她像從甚麼驚醒:「不過如果有人追稿或者要趕稿我就死,我唔...

於 06/04/2022 發表

深夜睡不著,又有許多前塵往事湧了上來。 想起自己在某個她低潮時未有陪伴在側,想起有些人已久未聯絡。 臨近家姐生日,思索著該如何為她慶生,總感覺做再多好像也不足夠。 就在愧疚感近乎爆錶之際,腦裡突然有把迷之聲音響起: 「你想想在自己難過時這些人又在哪裡?」 彷彿一盤冷水淋了過來,人霎時清醒(雖...

於 02/04/2022 發表

我必須要說,當我知道這次的朋友仔找我書寫關於他從事保險的故事時,我是帶著戒心前往的。我並不害怕他sell我保險,畢竟我早已投保了,而且我亦窮得再沒有餘錢購買更多的保障,但我害怕要是他的故事太煽情「熱血」,我該怎麼辦?是不是該向他抱歉,說這不是我的風格我寫不出來(偶然耍一兩次小任性拒絕工作,我現...

於 21/03/2022 發表

不要誤會,我說的是禮儀,而不是想呵護安慰你曾錯信他人的一顆受傷之心。 你有想過嗎,在毫不相熟或是泛泛之交的人面前,你忽然坦露身上的疼痛傷疤,這可能是一種不禮貌。 你是否顧及了當時的氣氛?你清楚對方其時的狀態嗎?最重要的是,你詢問過對方有想要承擔你的苦楚嗎? 如果都沒有,你為什麼擅自把自己的痛楚...

於 17/03/2022 發表

新時代女性,要獨立、能幹、開明、麻甩,否則就是矯柔做作,不帥氣,只依附男人而活,被看不起。可是黑和白明明都是少數,中間灰色的空位那麼廣闊,由獨立到依賴、麻甩到斯文之間,本就有足夠的位置任你遨翔,毋須捆綁自己於某個位置。 那是某次和朋友聊天,他語帶婉惜外加驚訝地說:「我仲以為你係好獨立嗰啲女仔...

於 14/03/2022 發表

起源: 坊間有很多「手殘人也成能一次成功」,或是「十五分鐘成功煮一道小菜」的食譜,題目很吸引,卻常常叫人不得要領,都是些看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有種無從入手的感覺。有見及此,我決定和大家分享我親身試過,真的是普通人也能成功的食譜系列。 我其實並不太喜歡吃豬,可是這個豬肉捲卻是少數我會喜歡的豬料理...

於 10/03/2022 發表

在我還小的時候,內向是個帶有貶意的形容詞,與陰暗、不善交際離不開關係。等我長大了,內向卻有趣地微微傾向成為讚美的形容詞,成為了深度與內涵的近義詞。我也不太清楚走向改變的原因,只知道現在十個人入面有六、七個都會說「其實我係個內向嘅人」,雖然明明這些人總是很social,有些還活在鎂光燈之下,坊間...

於 07/03/2022 發表

在她還不認識我的時候,我已經知道她。她有一把磁性而富有感情的歌聲,她是〈一根刺〉的主唱,Ceci Tang,鄧曉思(IG:createbyceci)。她卻對我說:「雖然很感謝〈一根刺〉,但又怕畀佢綑綁咗我。」(我現在這樣寫,算不算又把兩者連繫在一起,令其更密不可分?笑。但人生就是這樣,發生了的...

於 03/03/2022 發表

我有位朋友,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獨身恩賜,不過他確實立志單身,不打算結婚,連戀愛也覺得麻煩。已經認識六年,加上他踏入四字頭,又是個佬,斷估他不是那些高舉「我單身但不寂寞」而其實內裡相當飢渴的人士。我常嘲笑他只是因為還未遇見令他再次陷入瘋狂願意豁出一切的女人,他則是一臉滄桑地說:「唔會喇。」 按...

於 04/02/2022 發表

最近有位朋友患上了癌症,但她沒有埋怨,只是覺得每個人都有機會患上癌症,那個人為甚麼不能是自己?我很佩服她的豁達。她還說覺得自己一直以來也很努力生活了,也活得足夠,要是治療會比不治療痛苦,不治療也可以。 「已經厭世好耐。」 「辛苦你了。」 「有啲說話只係同你講到,同屋企人或者朋友講,佢哋會鼓勵...

於 26/01/2022 發表

最近朋友開始返新的工作,剛好上班一星期。 她笑說常有「唔想撈」的念頭,因為壓力很大,但她也清楚那是自己給予自己的。我們聊了一會,我說我很明白她,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在別人甚麼都還沒有說,沒有給予任何回應之前,我們早已在內心質疑了自己十萬九千遍。 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這樣,是在全職寫作後接到第一...

於 21/01/2022 發表

我必須坦白,在前往會面地點時,我的心情並不好。事前我已經大概知道這次主人翁的故事:現年不足35歲的他,在10年前因病幾乎視力全失,導致事業、愛情、健康、生活一下子全都沒了……不用聽已經能感受到當中的沉重。我嘗試回想24歲時自己的人生,那時我剛開始工作不久,初嘗經濟獨立的滋味,人生的道路也由自己...

於 19/01/2022 發表

最近愛上了看韓國的一個綜藝節目,名為〈你儘管問〉,由兩位主持人徐章煇扮演仙女菩薩和李壽根扮演童子替不同人士解決煩惱的真人Show。雖然不知道是否有劇本(姑且當沒有吧,反正無法驗證),不過真的讓我增廣了不少見聞,也每每感受到「呀,世界真的無奇不有,原來還有這樣的人呀」的感覺。 推薦大家有空時看看...

於 14/01/2022 發表

搬進新居時,我為房間選擇了遮光約70%的窗簾。 那時剛成為Freelancer不久,怕自己會日夜癲倒得太厲害,想著讓日頭的陽光喚醒自己,以免醒得太晚,陷入惡性循環之中。 結果後來發現日夜會否癲倒和窗簾根本沒有關係(笑)。 晾衣服的地方在窗台之外,每次晾衣時我都會踩上床,然後把衣服掛在外面的晾...

於 12/01/2022 發表

最近工作遇上一個磁場、八字極度不合的人,有很多次都想翻枱不再合作,因而思緒經常互相交戰。 一方面自然是不合作了,收入就減少,雖未至於無法生活,卻會吃力不少。同一時間也會覺得自己抗壓力是否太低?本來工作就不會事事如意,難道一不順心就不幹了嗎?這樣會不會太任性,是否太窩囊? 另一方面卻又會想,自...

< 1 2 3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