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224
精選
218
推薦
86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想觀看我更多文章,請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想了解我更多,可到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於 28/06/2021 發表

話說這一年我都在用KKBOX聽歌,然後會籍在08/08/2020終止了。我是DBS的用戶,所以可以用$599一年的價錢續約,比起正常收費每個月便宜了$8。月付數十元就可以聽那麼多歌,老實說,一點也不昂貴,不如說消費者真的太划算了。 可是因為我這年收支仍未平衡,那一刻我不禁在想,音樂是必須的嗎?...

於 25/06/2021 發表

思索著該如何呈現訪問內容時,這標題便自動從腦海中浮現出來了。說是浮現,一點也不差,真的就像你定睛在一片海上,慢慢那裡出現了一行字的感覺。偶爾會有這樣的時候,不費吹灰之力,便定下了文章的基調。可是「笨拙」這二字用在專頁擁有接近四萬名Followers、建道神學院教授、流堂(Flow Church...

於 23/06/2021 發表

「火燭」這回事,我們在電視或新聞上見得多,但說到親身經歷或是親近朋友經歷其中,我是想也沒想過。生活就是充滿許多這樣的事,理性上明白這些事情有機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也知道世界上必然有些人此刻正親歷著,可是等真發生了的時候,依然無法掩住驚訝,這個大概就是上年我看見居於美國的她家裡被燒得只剩下水泥支...

於 16/06/2021 發表

我有曾經被人欺負(但也很少),講到欺負人還真的自懂事以來沒有過,我想也不是因為我很善良,只是我的良心比較強壯,做了壞事那種不安感不是說笑的……不過未懂事前倒是有一次。 到了現在我的記憶還頗深刻,那是還身在大陸時的事,應該在7歲或更早之前發生的,確實年齡已無從稽考。小時候的記憶都混作一團,只記...

於 09/06/2021 發表

〈孤獨的對岸〉是林奕匡2020年的作品,由他作曲,Oscar填詞。 老實說,我不太喜歡林奕匡的聲音,對我來說太薄了,同期的歌手我會比較喜歡牙醫許廷鏗,有厚度,有力量。不過並不是說林奕匡有問題,我相信對於某些人來說,他的聲音也很動聽,是略帶沙啞和有溫度的聲音,不過因為我自己也是聲底薄的人,所以不...

於 03/06/2021 發表

以前上討論區,間中會看見有人呻:「我女朋友啲fd正一死八婆嚟,成日慫恿佢同我分手。」或是「我女朋友有個朋友都唔知係咪自己單身眼紅我哋幸福,成日小小嘢就叫我哋分手,好似想離間我哋感情噉。」然後下面會是一連串的同感回應,或是類似經驗的分享。當然,你不會知道那些人的分享是真實情況,還是為了講而講,畢...

於 02/06/2021 發表

最近迷上了韓國某個綜藝節目,名字叫做〈認識的哥哥〉。 一般而言,綜藝當然是愈好笑愈受歡迎,可是我看〈認識的哥哥〉時,偶而會看到落淚。 和〈Running Man〉玩遊戲的形式不一樣,〈認識的哥哥〉雖然也有遊戲環節,可是重點卻是完全放在嘉賓身上。因此不同的嘉賓會帶來不同的化學反應。 由於他們經...

於 27/05/2021 發表

小時候我以為媽媽是沒有脾氣的。 這樣說不是指我的母親從來沒有生過氣。 媽媽生氣的樣子我不知看過了多少遍,因為我們頑皮,因為我們不聽話,因為我們做了她不喜歡的事情。 可是我把「媽媽」從一個人分割了出來,「媽媽」成為了獨特的存在。 「媽媽」是為了照料我們而誕生的,無論我們再無理取鬧,她也只得接受。...

於 24/05/2021 發表

我仍然清楚記得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我們一如以往開始了課堂。 Lecturer播放了一段片段,一段關於患有肌肉萎縮症的小朋友的片段。我看著他困難地行走著,漸漸身體退化到連普通郁動也變得困難,甚至後來簡單如呼吸亦成為問題……在黑暗中,我不禁鼻子一酸,眼前影像朦化了。稚子無辜,小孩明明是張最純淨的...

於 19/05/2021 發表

為了不想成為被摒棄在舊時代的人,也因為不想成為自己從前最不屑的old seafood,我總盡量接觸一些新的東西,比如IG(我是停留在Facebook的人好嗎)、snapchat(其實只玩了一會)、Tiktok(沒有玩喇,因為是大陸的東西)、Pinterest(下載了後很少開啟)……我不會強逼自...

於 12/05/2021 發表

去圖書館training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男生,當時還以為他和我年紀差不多,在那一片懵懂的臉孔中,就他長得比較老成(笑,一直到最後我都沒有和他說出這個祕密喇),在我想著終於找到同伴,準備和他訴說處在一群青春少男少女中的違和感時,才發現他只得21歲,我瞬間又變回了大姐姐,把想要講的話吞回肚中,打算...

於 07/05/2021 發表

我其實自懂事以來就很討厭自己。 最初是討厭自己長得醜。 小時候好像比現在還瘦,也比現在更黑,在「小孩該是天使」的那些時候我就知道自己長得不好看。為什麼?因為我身旁有個很漂亮的姊姊。 明明是兩姊妹,她卻長得雪白,而且胖胖的,很可愛。 我要很懂事才會獲得別人的稱讚和喜愛,她甚麼都不用做卻已經集得...

於 26/04/2021 發表

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說我很細粒,可以裝在袋子裡偷運走。 間中會抱抱我,身材高佻的她喜歡摸摸我的頭,說「好可愛好可愛」。 其後數次見她,她總是處於亢奮狀態。 她愛說自己是怪叔叔,奸笑著講些無厘頭的說話,裝作一副調戲良家婦女的模樣。 後來熟稔 起來,我也會作弄她,回抱她說:「快啲帶我遠走高飛啦,養...

於 19/04/2021 發表

這是2019年鄭融的作品,我一直喜歡鄭融的聲音,但她好像受困於某種魔咒,一直紅歌不紅人,大抵和觀眾緣一樣,有些事情有時是無法解釋的。 受Roommate影響,我在洗澡時也會把電話拿進去播放音樂,有次聽到〈13樓的大笨象〉,只覺得歌者的聲音很好聽,一時還認不出是鄭融,旋律也不錯,最吸引我的還是...

於 12/04/2021 發表

去年我曾寫過一篇文章〈人生遇到個好Roommate實在好極〉,記載了和Roommate愉快的同住生活,後來有位讀者留言:「我總有個問題,為什麼我們和家人相處之間就無法如此快樂?」這個提問一直令我覺得哀傷,那天以後也讓我陷入思考。 為什麼我們能和一個陌生人相處良好,和親密的家人卻不能呢。 後來我...

於 05/04/2021 發表

這是2016年時參與公司Training發生的事,Training有部分探討我們會如何面對壓力,剛好我被分到的那組全是女生。 其中一位興致勃勃地分享:「我每次上網買完嘢,睇住物流公司嘅進度,check下佢去到邊,唔知點解就覺得好抒壓。」 另一位接著說:「我都係我都係!仲有我鍾意拆包裝嗰一刻,會...

於 02/04/2021 發表

某天在半睡半醒間電話響起,螢幕顯示媽媽。 我把電話反轉,轉身再睡。 「噔!」傳來Whatsapp的訊息。 滑開,是哥哥。 「媽咪發低燒,我叫咗佢去睇私家醫生。」那時是清晨6:35。 睡意霎時全消,回電給母親,問明情況,才知原來母親量得體溫37.5度,旁邊是家姐語帶哭腔大叫:「去睇醫生呀!!」...

於 05/03/2021 發表

「乜你反應咁慢㗎」 「呢個同呢個同呢個咪係一對可以出囉」 「你拎起呢個,換走呢個,加埋手有嗰隻牌咪湊成一對。」 這是我第一次到達老人社區中心時的狀況。 當時婆婆們正在玩魔力橋(Rummikub),從來未接觸過的我自然一竅不通,她們熱情地教導我,也可以說她們很高興有新人可以給她們指導,顯示一下...

於 02/03/2021 發表

第一次聽陳奕迅唱〈我們〉時,固然被他低沈的聲音和動人的旋律吸引,可是真正讓我停住,無法不細味歌曲的,是那句:「我最大的遺憾 是你的遺憾 與我有關」。 填詞人葛大為真的很厲害,沒有一定閱歷的話,是無法寫出這樣的詞吧。 人生雖然有很多苦楚,但大多其實都有出口。 憎恨傷害你的人是一種方法,忘記是另...

於 13/02/2021 發表

早前和大家說過,在成為圖書館助理員之前,我們都要先上公司提供的兩天「哎呀」training。 經過第一天,大家已經知道那不過是為做而做的訓練,並不真的對工作有太大幫助,因為最困難最需要學習的圖書館system,我們連界面也沒見過,只能從收到的notes中一探廬山真面目。 是說,都到了圖書館,為...

< 1 2 3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