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205
精選
200
推薦
83
Charis Hung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想觀看我更多文章,請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想了解我更多,可到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lfcharishung
於 13/02/2021 發表

早前和大家說過,在成為圖書館助理員之前,我們都要先上公司提供的兩天「哎呀」training。 經過第一天,大家已經知道那不過是為做而做的訓練,並不真的對工作有太大幫助,因為最困難最需要學習的圖書館system,我們連界面也沒見過,只能從收到的notes中一探廬山真面目。 是說,都到了圖書館,為...

於 11/02/2021 發表

2012年時〈Candy Crush〉誕生於這個世界上,隨後幾乎瘋行全球,我想大部分人即使未玩過,也應該聽聞過。 〈Candy Crush〉是一款消除的寶石方塊遊戲,玩家透過把3–5顆相同的糖果連在一起,消除或是引爆,從而取得分數或完成關卡中的任務,再闖下一關,是非常簡單的遊戲。簡單到你後退一...

於 10/02/2021 發表

以前,我以為分手是一個決定。 我決定要和你分開了,我知道無法再和你走下去,我明白大家已經完了,於是我們分手。 後來我才明白,其實分手是一個過程,一個漫長的過程。 小時候覺得愛情就是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於是我們就在一起。 中間發覺愛沒有那麼簡單,只有愛也活不下去。 最後發現真正的愛情始終是...

於 09/02/2021 發表

那是發生在我書寫關於和母親關係的〈鼓油雞〉下面的留言。 留言者只是被tag,並不是一直在看我文章的人,於是她寫下的也是很大眾的回應:「我覺得…作者好自我感覺同私底下彆扭,內心有咩感受唔得好好向母親好好表達嗎…唔知我有冇理解錯,不過我冇咩資格去批評佢咩,我自己都唔系d咩好女兒。」 本來如果留...

於 22/01/2021 發表

最近認識了一位新朋友,有點小衝擊。 原來世界上真的有人配得上「年青有為」這四隻字,我還以為那是早已派不上用場可以封存起來的用詞。 有理想的人,其實不少;富有的人,更多。 但有能力有資源有理念還實踐出來的人,而且是年輕人,我數不出有幾多個,於是我幾乎以為那樣的人是都市傳說,直至我遇見,才發覺,呀...

於 20/01/2021 發表

最近去看了〈幻愛〉,除了結局有點小扣分,整體來說電影相當不錯,拍得很有張力,也看得出整個劇組及演員花了心力了解精神病人是怎麼一回事(接下來會有點微劇透,有被劇透恐慌症者請止步。),尤為欣賞阿樂拿出電話錄音以分辨欣欣到底孰真孰假的橋段,就算阿樂理智上知道了欣欣是假的,情感上卻無法抗拒欣欣,完全展...

於 15/01/2021 發表

話說Pokemon Go在幾年前曾風靡全球,香港也周街有人捉精靈,更因而掀起一股「社交潮」,因為要一起打道館,於是陌生人都聚集在相同的位置,交換資訊,甚至閒聊起來。 一時間,遊戲把男女老幼的界線都打破,大家在遊戲中並肩作戰,分享勝利的喜悅或失敗的懊惱,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大有一種重現舊...

於 13/01/2021 發表

我有個朋友,當她處於難過或是困境之時,會不自覺地重重複複訴說著自己的狀況。 那時候你會感受到,雖然她望著你,眼裡有你的影子,可是她其實看不見你;你會知道,雖然你們明明有在對話,可是話語其實都被圍繞著她整個人的膠膜反彈出去。 我曾為此沮喪,尤其在自己狀態也差的時候。 有時候還會遷怒於她,覺得她自...

於 11/01/2021 發表

Highlight美好的時光,剪下,貼上,把幸福的元素完美地複製出來。 走進去,置身當中,你發現了 — — 不是那回事,完全不是。 那是發生在某年的事。 我經過街邊,赫見竟有售賣兒時玩的遊戲機,不是Game Boy(對我來說太貴了),而是類似這種: 裡面已內置了十多款小遊戲,都是像俄羅...

於 14/12/2020 發表

「前排有一段日子我好down好唔開心,匿埋咗一段時間。」‌ 我們在鬧市中漫無目的地閒逛,她忽然這樣說。 四周忽爾變得寂靜,我專注地聽她講話。 「突然間覺得好孤獨,覺得邊度都無自己嘅位置。你都知我搬咗出嚟住好耐,所以屋企已經無我嘅地方,而家同人合住,遲早有日會分開,去男朋友屋企,佢哋對我好好...

於 08/12/2020 發表

如果你有留意,我最近講多了「無聊」這個話題。 一直看我文章的話,就會知道我寫的都是那段時間令我在意的事。 好明顯,近期無聊蒲頭的機率頗高。 正如先前所說,我盡量避免自己抱怨無聊這回事,因為怕遭天譴,就像有些人怕一講「我好耐無病啦」或是「我從來都無中過雀屎」一樣,下一秒卻立即中招。 不過經過了...

於 05/12/2020 發表

全民造星I和II鬧得熱哄哄時我都沒有看,知道捧紅了一個姜濤但感受不到他的魅力。後來偶然間在朋友家中觀看了Error的〈我們很帥〉真MV,覺得他們頗有趣,不過歌聲尚好,唯一留在play list的是Hugo唱的〈山下見〉,大抵有種情意結,不過確實是我比較喜歡的歌聲和曲風,但他在比賽中只得第七名。...

於 11/11/2020 發表

萌生公開寫作的其中一個理由是,我認為人類時間有限,資源有限,要想接觸全世界並沒有可能,所以說如果有人為我整理出一些有質素的東西不是很好嗎? 踏進小說的世界,會讓人暫時抽離現實,進入另一個空間。 而小說以外,則填補了我們知識的空缺,讓我們的世界更大。 1. 女生的月經會同步? 這是女生偶爾...

於 09/11/2020 發表

我有個朋友,母親常無故發脾氣,對她多番刁難。 她總是像哄小孩一樣,放低自己去氹她,就算自己沒有錯她也會道歉。 久了以後,她感到疲累。 有次她問母親為何這樣對她,她的母親說:「因為你生得好似你阿爸(她的雙親已離異),我見到就覺得憎。」 她複述的時候眼泛淚光,委屈地說:「我生得似阿爸我都唔想㗎嘛…...

於 06/11/2020 發表

偶爾會有這樣的日子,一起床已經覺得疲累,做甚麼都提不起勁。 平時喜歡的、享受的,通通都變得索然無味。 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 內心有股莫名的焦躁,好像怎麼樣都不對。 於是你想,那索性甚麼都不做吧。 然後當你真的甚麼都不做時,你會發現,咦,原來這件事很難。 我們從出生開始,撇除未有思想的之際,世...

於 04/11/2020 發表

我記得有天醒來,望著雪白的天花板,不再是家裡灰黑霉爛還有四腳蛇爬著的天花板,我覺得很幸福,同時很愧疚,非常。 「就我一個人過得好也可以嗎?」 「撇下家人自己開展新生活會不會太卑鄙?」 「就那樣把媽媽和姊姊交給哥哥是否太吃重?」 於是腦海會浮現多年之前,某個朋友對我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

於 19/10/2020 發表

第一次發現憤怒的真面目時,是在某個和母親一起拉紙皮去賣的晚上。 大概是中三、四的時候,有段日子媽媽和其他工友一樣,會把紙皮收集起來拿去賣,她一個人常常不能處理,於是我總會被叫去幫忙。 那時也會怕被同學看見,可是問我真的覺得丟臉嗎。 我其實覺得還好,貧窮並不是罪,只是讓人赤祼地看見自己的貧窮有...

於 16/10/2020 發表

以前工作,有一堆case file同事會在簿面上輕輕用鉛筆寫上S字樣,意思是special case。 初入職的我戰戰兢兢,很快就明白這些人為甚麼被稱為「特別」。 有些人無藥可救,有些人無可奈何,但有一些分明還有我們介入的餘地。 在一手交一手,一手再交一手下,前面同事為了懶得麻煩,總是沿用舊有...

於 14/10/2020 發表

Y小姐看見我的Whatsapp狀態寫著「可能活著就是一種懲罰」,忍不住說:「咁扭曲嘅你。」 而我沒有告訴她,在她看見之前,我一直寫的其實是「可能活著才是一種懲罰」。 「才」帶有感嘆的意味,而「就」卻是肯定的意思。 我愈來愈覺得,唯有活著就是一種懲罰,世界上發生的許多事情才能說得通,才能變得ma...

於 12/10/2020 發表

第一次聽電影〈出埃及記〉的名字時,還以為有誰把聖經的〈出埃及記〉拍了出來,結果影片一開是英女皇的畫像,然後是一群光著上身的蛙人在警署毆打犯人,配樂是古典音樂,非常奇異的開場。 以後每當我感到荒謬的時候,以上畫面便會自動在我的腦海開播。 這是一套2007年的港產片,和宗教沒有關係,勉強連上關...

< 1 2 3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