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48
精選
26
推薦
8
Travel Student

Travel Student

90後愛旅行的平凡女學生~
於 06/06/2018 發表

早上7點是Host家的忙碌時間,媽媽要準備去上班,而爸爸則要準備好早餐,並叫醒兩名兒女迎接新的上學日。抵達Host家的晚上,J已經有和我交代過這個他們的日常生活...

於 26/05/2018 發表

Host J 與R是中學同學,相戀至今已有20多年,分別有一個10歲的女兒和8歲的兒子。有一天,J和我說:「我和R並沒有正式註冊結婚。」我露出疑惑的眼神。J續說:「如...

於 27/01/2018 發表

終於到了珀斯機場了,但同時亦面臨著第三個難關,就是與Host的會面了。J是我很早便找到的Host,她亦說在我到達珀斯當天會來機場接我。在香港時,J已留下她的聯絡...

於 25/01/2018 發表

這次往澳洲的旅程,搭的是亞航到珀斯的航班,轉機點則是吉隆坡機場。為了節省旅費,我帶了一個小型的登機箱,並沒有加購寄倉行李費。由於澳洲會是冬天,所以我的...

於 20/01/2018 發表

大學二年級時認識了一個從布里斯本(Brisbane)來的交換生,雖然大家並沒有在香港見過很多次面。但在她返澳前,我說:「總有一天,我會來澳洲找你的。」 終於,這...

於 10/01/2018 發表

早上在麗江吃了一碗麻辣米線作為早餐後便出發返回雲南站的起點 – 昆明。 從麗江到昆明的火車之旅,我們都是以睡覺來渡過。 火車上長長的走廊,一節節的車廂,一...

於 23/12/2017 發表

上回說到我和友人到了麗江後,報了一個玉龍雪山迷你團。我們需要早上7時便到客棧門外等導遊車。出發前便在街上的店鋪買了豆漿和包子做早餐。基於在大理的旅遊巴團...

於 25/11/2017 發表

告別香格里拉,我們在傍晚時分到達麗江的客棧,伴隨著我們的是那毛毛細雨和令人發抖的寒冷天氣。到達客棧後,一名像是20多歲的小鮮肉哥哥咧嘴而笑地在櫃台迎接我...

於 05/11/2017 發表

噶丹松贊林寺是雲南最大的藏語佛教寺廟,在文化大革命時被毀壞,並於1982年重建。我們從古城乘搭3號巴士,只需人民幣一元,車程約45分鐘便可到達。但是,這45分鐘...

於 31/10/2017 發表

從大理到香格里拉的巴士上,我們認識了一位獨遊少女,以及到雲南出差的兩名男士。少女原是和友人一起到大理遊玩,後因友人要先行離開,她才獨自一人出發香格里拉...

於 22/10/2017 發表

從麗江出發到香格里拉,我們選擇了需要歷時7個多小時的大巴。中途停在一間餐廳外,我們剛踏出旅遊巴,一位婆婆便馬上到公廁門外就緒,要使用廁所一概收人民幣1元...

於 15/10/2017 發表

到達大理後,因為知道大理的景點分散,而且交通不太方便。我們便決定報一個一日遊的旅行團。雖然我們對跟團沒有好感,但至少可以解決交通問題。在大理古城到處都...

於 08/10/2017 發表

客棧老闆娘推介的另一間餐廳,是白族的特色菜餐廳。點好菜單,店員便到門外選好蔬菜,拿入廚房炮製。 雲南的餐廳的供飯量十足,往往都是用一個大盆裝滿,我們二人...

於 30/09/2017 發表

這間餐廳名叫古香園,是由客棧老闆娘介紹的,她說自己從湖南來大理開客棧,平時都會出外吃。 古香園則是她覺得不錯的選擇。老闆娘還強調說這間餐廳的食物擺盆很漂...

於 24/09/2017 發表

從昆明搭火車到大理需時約7小時(總站是麗江),火車的設計不是雙層,而是三層,真的用盡所有空間啊!因為這個三文治設計,明顯只有最下層的可以坐在床上。幸好...

於 17/09/2017 發表

逛了一天昆明,因為晚上要搭火車到大理,所以便決定吃米線作為晚餐。在香港吃了很多次米線,中學時期更可以一星期吃三至四次米線。因此,到雲南吃米線成為打卡必...

於 10/09/2017 發表

下午到達昆明,我和友人便去了一家網絡推薦的餐廳,吃了一頓地道雲南菜。 雲南的特色兼店鋪招牌菜:餌塊雞。 根據百科,餌塊的原料是大米,煮熟大米後便舂成不同...

於 04/09/2017 發表

在《一個不在家的屋主,卻借出了自己的家,可能嗎?》一文中,我便提過自己是第一次使用Couchsurfing。 Couchsurfing(沙發衝浪)其實是一個網絡平台,讓世界各...

於 01/09/2017 發表

“Like all great travelers, I have seen more than I remember, and remember more than I have seen.” – Benjamin Disraeli /從營地步行到巴士站的兩小時/ ...

於 24/07/2017 發表

/我們家有洗衣機,你為何不用?/ 出發巴西前,我仍然在大行李箱和小行李箱中掙扎,最後我決定帶一個登機箱展開兩個多月的南美之行。當時考慮的原因是完了義工後...

<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