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11
精選
7
推薦
1
翻白眼

翻白眼

熱愛用文字記錄生命。
遇上生活各樣荒謬會不自覺翻白眼。
隨年輪增加,學懂世故已無法隨時想翻就翻。
只好在寫作時,邊打邊翻。
Email: blue.blue.blue.dawn@gmail.com
於 19/06/2019 發表

A是Cersei Lannister ;B是Brienne Tarth Cersei Lannister是最愛。愛到忘掉自己的模樣,為了可以將自己的愛合理化,甘願忘了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他比誰都知道眼前的女人有多可怕,所以害怕她走火入魔不敢離開她,同時亦看穿她有多可憐,捨不得要她一個人被孤寂吞噬。...

於 25/04/2019 發表

去年曾追看一套台劇《前男友不是人》,先是被演員們所吸引︰楊丞琳、藍正龍都是信心保證,後來再了解更多後得知這個作品的起源︰來自於編劇有天在街上巧遇前男友,突然有種「是鬼嗎?」怎麼一直跟著自己的感覺。 突然想起最近一次遇上前度,還記得是夜深時,在回家的天橋上遠遠看見。 那時,手提電話沒電,只好專注...

於 26/07/2018 發表

編按︰這篇文章,獻給我最愛的妳。 曾在網上看過關於「夫妻相」的資料,大概就是兩個人相知、相愛、同行,所以對事情的看法、表達的方式、心情,甚至面部的微表情都會變得相似。 也許本來也不太相信,但遇上了一個人,然後你相信了。 你們會一同看到、聽到某樣東西,異口同聲地表達一模一樣的意見。一個眼神就已經...

於 08/07/2018 發表

我和Yvonne說得上是兒時玩伴,長大後大家也有自己的圈子,不再怎見面。對上一次得知她的消息已經是一年前她的男朋友出國進修。 偶然一次機會大家相約晚餐,說起現況便問起她和男友還好嗎?習慣異地戀嗎?她靜默了幾秒,反問了我︰「妳有沒有想過要結婚?妳會想幾歲結婚?」 本身我內心只想預料她會答習慣與否,...

於 11/06/2018 發表

最近……也不是近了。網絡興起了一鼓作「麻甩女子」的熱潮,不論是明星、素人,還是一個普通人,大家都很刻意展示自己有多「麻甩」。 所謂的「麻甩女子」,不外乎告訴大家︰我其實很愛到茶餐廳吃碟頭飯,英式下午茶完全是燒錢的活動;我其實人後很愛說髒話,說得會比男士還要兇;我其實若不是工作需要,很愛素顏示人。 ...

於 19/04/2018 發表

兩個人相愛的時候,總會說出「我會一直陪著你」、「我永遠愛你」、「照顧你一輩子」等等等等等,承諾般的誓言。面對友情,也曾經說過「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友誼永固」的說話。 可惜,到了最終大多都如S.H.E的《天灰》「可惜殘忍時間 總要把諾言 一點點摧毀」呼天搶地般質問對方,再或怒火衝天的指責對方。還記...

於 12/04/2018 發表

一直以來,我視「娘娘」為八面玲瓏的最佳示範。不過,三生有幸認識到Monica後,我發覺得「娘娘」算得些甚麼?Monica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經超越所有「娘娘」,簡直是武媚娘再世的女皇。 大學時期,Monica一開學已經鎖定了目標,成功收服成績優異的「工兵」,主要負責她的簡報、論文及考試的自制筆記。由於...

於 08/04/2018 發表

過去連續四日的假期,和友人觀看香港電影節的電影、中英劇團的話劇,藝術家的作品展。 「文青」嗎?不。 「文青」即文藝青年,用字面的解釋為喜愛文學藝術的青年。「文青」是將文學藝術容入生活之中,可能一本叔本華的作品可以充實了一段不短的休閒時間。對,是一段不短的休閒時間。看完一本書後,經過沉澱、反思、...

於 26/03/2018 發表

編按︰個人覺得林欣彤在《忍》完全展現到自嘲與自責交織的心境,不妨邊聽邊看Peggy的經歷。 我和Peggy一直各有各忙,幾個月沒有聯絡。 突然某一個晚上,接到Peggy的電話問︰「你現在有空嗎?如果有事在忙,之後最快能跟你吃頓飯?」當刻感受到Peggy發生了頗重大的事,這一刻很需要我。我沒有...

於 17/03/2018 發表

一次出席朋友的生日會中,認識到一位叫John的人兄。 朋友把生日會的相片,上傳到她的Facebook,並把相中的人頭Tag上相應的名字。John因此知道了我的Facebook,發送了朋友邀請。總叫在現實生活中見過,成為朋友亦無妨。 有時John會在我的帖子下留言,有時又會在inbox關心近況。當...

於 14/03/2018 發表

我和MK是在大學認識。 大學時期,MK是算盡出席率,全部時間都放在炒散,他比誰都了解全港甚麼時候有展覽,哪一個中介、展覽主辦薪酬最高。GPA是甚麼來的?畢到業就完事;相比於我堅持所有的課都上,每個學期都算盡GPA如何達distinction。有空閒時,才做一些優閒兼職。 然而,天意愛弄人,一次學...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