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12
精選
12
推薦
2
valerie22

valerie22

Loyal football fan。熱愛足球的同時,也醉迷文藝的女球迷。嘗試用文字紀錄我對皇馬及德國的種種感受。
於 17/08/2018 發表

魯爾一直是皇馬球迷的偶像之一,本人亦極熱愛皇馬。八年前皇馬主席老佛爺沒有尊重其意願,讓他長留皇馬掛靴,事情亦鬧得不算愉快。但魯爾卻似乎冰釋前嫌,繼上年7月重返皇馬,成為皇馬的主席顧問後,本月開始更成為皇馬U15梯隊教練。 這名前皇馬隊長上年已正式重返班拿貝工作,作為主席顧問,一步步進入皇馬管理...

於 23/07/2018 發表

奧斯爾昨日斷斷續續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三份聲明,看到最後才發現他退出國家隊的決定。令人心寒是,從他的聲明中你會看到,他退隊原因無關表現,而是出局後他在社交媒體上的hashtag #SayNotoRacism ——德國的種族歧視問題。從德國足總主席到德國其他名人,將他們對移民的政治想像與偏激想法加諸在他這...

於 22/07/2018 發表

世界盃開賽前,德國媒體持續報導奧斯爾(Mesut Özil)、根度簡(Gündoğan)與在西歐臭名遠播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ğan)合照的事件,德國國內亦出現德國國內右派支持者針對奧斯爾與一些外裔德籍球員的行為。詳細內容可參考筆者另一篇文章:政治不正確下注定背鍋的奧斯爾——德土紛爭如何影響...

於 16/07/2018 發表

從被看低一線,到舉世矚目,最終以亞軍結束,克羅地亞完成2018世界盃神奇之旅,靠的不是身價或是噱頭。他們僅僅只是把他們毫不服輸的爭勝心完整呈現出來,踢法實而不華又乾淨俐落得令人不得不佩服。即使面對傷病在身、連續三場加時的不利因素,球員仍然拚了命想要踢出球隊最出色的表現。這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似乎很多傳統...

於 12/07/2018 發表

C朗離隊已成定局,筆者仍然傷心得不知如何下筆。在這幾天,皇馬各球星都亦紛紛於社交平台出帖感謝C朗。唯一奇怪的是,作為與C朗交情最深最好的朋友之一、早前聲稱會跟隨C朗離隊的馬些路遲遲未回應。終於,他在今天(7月12日)寫下了一篇感人的帖文: 「誰會想到,對吧Cris?現在是時候說再見了.........

於 28/06/2018 發表

回想四年前奪冠德國隊的紀錄片取名「團隊」,這屆德國隊可謂「分裂」。分裂指的不只球員,更多是情緒高漲至失去理性的球迷、名宿乃至德國社會。 世盃開賽前爆出奧斯爾和根度簡捲入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合照的事件時,除了德國本地人,或許從沒有德迷預料,原來這件事會嚴重影響更衣室氣氛乃至球場氣氛。奧斯爾作為更受囑...

於 28/06/2018 發表

昨晚對德國隊及德國球迷來說,無疑是極其苦澀又難受的一夜。事前取得2球入球的希望在德國苦於難以破門,以及隨著瑞典不斷進球而愈加接近絕望。如筆者前文提及,德國多年球迷早就「預言」走不遠的德國隊仍未能改善問題。在補時階段失分的德國隊,最終於F組3戰1勝2負3分墊底,慘遭淘汰。衛冕冠軍魔咒在德國隊身上應驗,...

於 24/06/2018 發表

足球向來是有能者居之的世界,不同的挑戰者以包含著運氣在內的能力競逐更高的位置。於是,作為衛冕冠軍及其中一隊奪標熱門,當德國第一戰踢不出與其名譽相匹配的實力時,理所當然地承受更大的期望與壓力。也因此,今日凌晨2時在索契上演的這場F組第二輪重頭戲,當大家目睹衛冕冠軍德國隊2-1憑95分鐘的一球絕殺北歐勁...

於 21/06/2018 發表

在首輪比賽不敵墨西哥後,德國隊要出線必須在瑞典以及韓國的兩場比賽中贏取六分。瑞典《快報》(Expressen)一名叫Ludwig Holmberg(荷姆伯格)的記者竟於採訪時,毫不客氣地將自家製作的 23 張回程機票送給德國隊後衛基迪拉,並聲稱德國隊在周六輸給瑞典隊後需要這些機票。「我們都看到了...

於 18/06/2018 發表

作為德國死忠球迷,筆者認識的德國球迷大多對德國隊懷著「悲觀中樂觀」的心態。上一屆巴西世界盃,德國隊問題並不少,回想更感慨是僥倖中一步步晉級,贏得大力神盃更多是鬥志與運氣。自第一次觀看德國隊,筆者就被一些德迷朋友感染,經常一邊集中看球,一邊不忘在傳球空隙間與他們數算球隊有這樣那樣的缺陷。早在世界盃開幕...

於 16/06/2018 發表

儘管西班牙與皇馬的教練風波在賽前吸引住大家的視線,葡萄牙與西班牙這場焦點大戰裡不可或缺的一個主角C朗卻沒有失色,又一次以超班實力貢獻了一場經典賽事。此場賽事中,C朗創造了幾個新紀錄:世界盃史上第一位對陣西班牙上演帽子戲法的球員、世界盃史上上演帽子戲法年紀最大的球員,亦是首位在世界足壇連續八項大賽(世...

於 01/06/2018 發表

5天之前,皇馬站在歐洲之巔,得到歐聯十三冠與三連冠的狂喜,似乎猶在眼前。 5天後的今天,施丹突然在發佈會現場,宣布將會離開。 只有天知道,這5天裡包括本人在內的眾多皇馬球迷絕不好受。賽後一直因爲各種消息處於焦躁狀態,而未有太多奪冠的喜悅(至於歐聯以後那些敏感球迷的心,我們更加無心理會)。從C朗那...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