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40
精選
10
推薦
4
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有宏大的理想,只恨沒有相應的能力
一名扮工的文字工作者
於 13/01/2019 發表

沒有了平時的進取,他彷彿在推開她。 她無法相信,只得再將自己和所有的慾望都推向他。 他輕輕地把她抱起,中斷了這個吻。 他撫著她的頭說,乖,快睡吧,你累了。 她困惑地看著他。 是因為喝了酒所以無法對焦嗎? 為甚麼他臉上的線條變得如此柔和? 他輕聲哼著歌,掃著她的頭髮。 她慢慢就睡著了。 一睜...

於 13/01/2019 發表

他把她帶到房間。 她的頭一直靠著他的肩。 頭十分十分痛,她不停用手搓著頭。 彷彿覺得他在脫掉自己的衣服。 她咯咯地笑著,男人嘛,都是一樣的。 她順著他的動作去扭動身體。 彷彿聽到他說,你別亂動了。 可能是酒精的錯覺,他的聲音中沒有性慾,只有溫柔。 彷彿他抱起了自己。彷彿聽到了水聲。 溫暖的水打...

於 13/01/2019 發表

她微微仰頭,彷彿期待著甚麼。 但他甚麼也沒說。 那個是個微笑嗎? 她又再點了兩杯酒,繼續用酒精去壓倒理性。 也許再多喝一點點,她會更有勇氣。 也許再多喝一點點,他們可以回到過去。 迷迷糊糊之間,他說,你醉了。別喝這麼多了。 她逞強,我才沒醉。 她又再喝了一杯。又再喝了一杯。再喝了一杯。 她已...

於 12/01/2019 發表

電話震了兩下,竟然是他傳來的訊息。 「怎麼不發一聲走了?」 她思索著該怎樣回答,也思索著他的心思。 正當她在思考時,他又傳來了一句,「今晚有空嗎?」 她驚訝,不知道他是甚麼意思。 可是神不知鬼不覺地,她就回覆了,「好呀,在那裡?」 就這樣,他們又來了第二次的第二次約會。 她像是一個少...

於 12/01/2019 發表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的眼皮越來越重。 也許是因為她認識這個人,也許是因為他的氣味,這個晚上,這張床讓她特別有安全感。 她轉一轉身,背向著他閉上眼。 他順勢從後抱著她,就像從前一樣。 與昨晚不同的是,這次的角度對了,位置對了,人也對了。 她枕著那隻就似是為她而設的手臂,慢慢入睡了。 這晚的她睡得特...

於 09/01/2019 發表

這讓她覺得很難為情。 每天晚上的不同男人雖然都很用心,但是只有他的形狀、他的體溫、他的動作讓她最興奮。 她瞧見了自己放蕩的樣子,她懷疑,真的是因為他的技術嗎? 一個可怕的念頭冒起了,難道是因為愛嗎? 難道是因為對他還有感覺,所以才這麼有感覺? 但念頭也冒起不了多久,他一下一下的衝擊讓她無法思考。...

於 07/01/2019 發表

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她想要把自己獻給眼前的這個男人。 她反過身來把他壓住,口中做著他最喜歡的技倆。 每晚的練習讓她的技術變得更純熟。 她斜瞄著看上去,看見他閉上了眼睛,口微微張開。 她知道,這是他滿足的表情。 她暗喜,獲得一絲成功感。 他那個被動的樣子激起了她的好勝心,她要讓他叫出聲來。 她上下...

於 02/01/2019 發表

就連他們去的酒店,也是他們以前去的地方。 她不清楚他們走路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但是時空彷彿被扭曲了,回到了幾年前。 他們兩個人也隨著變回了相愛的兩個人。 一關上門,他就急不及待地把她壓在門上,熱情地吻著她。 就像昨天晚上那個不知是Kelvin還是Ken一樣。 但是同樣的動作,卻多了一份感情在當中。...

於 30/12/2018 發表

進去酒吧之後,他問也沒問就幫她點了一杯Long Island Iced Tea。 是她的最愛。 整件事是多麼的自然。 彷彿中間那段難過心碎的時間從不存在。 兩杯酒下肚,他們都變得更加大膽。 兩個人越坐越近,不知道是不是有點醉了,她輕輕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所有風花雪月、天氣、工作、不相干的話...

於 30/12/2018 發表

這個晚上有點特別,是現在與回憶交織的時刻。 她想起了與他的第一次約會,她也是同樣緊張。 但現在算甚麼? 是老朋友重聚嗎? 其實他們分手之後也一直有保持聯絡,新年的新年快樂,聖誕的聖誕快樂。 說是朋友嗎? 但他們二人也不敢在對方的生日時為對方送上一句祝福,也許是怕對方知道自己還在意。 她早了一...

於 30/12/2018 發表

「...很久沒見。」 對,已經忘了過了多長時間了。 彷彿是鬼上身,她打出了。 「今晚有空嗎?去喝點東西好嗎?」 他的名字下的「輸入中...」出現了持續三分鐘。 她想,也許他也在忐忑不安。 最後他回覆了。 「好」 連標點也沒有。 一如當年她那麼絕情。 她的朋友說,為甚麼是你提出分手的,...

於 29/12/2018 發表

星期日的早上,街道充滿著去吃早餐的一家大小。 她看著這些幸福的笑臉,實在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她也曾經幻想過與他成家立室,生兩個可愛的小不點,養幾隻狗。 但是世事總是事與願遺的。 家還未成,他已經變了。 他變了之後,她也變了。 說好的永遠呢? 原來一切都是謊話。 街上的一切都是這麼熟悉,但是身邊...

於 28/12/2018 發表

睡醒時已是早上11點。 頭痛的要死。 她的手臂往外一甩,才驚覺他已經走了。 他扔在地上的襯衫不見了,紙巾也掉到垃圾桶,甚至連他的枕頭也擺得整整齊齊。 她疑惑,昨晚的事真的有發生過嗎? 還是只是發了一個過於真實的夢? 她把頭埋在他的枕頭內,嘗試嗅出他的氣味。 沒有。 只有被洗過太多次的枕頭那種獨有的...

於 17/12/2018 發表

既然自稱文青,其實也有責任談談文學。 最近看完川端康成的「美麗與哀愁」,倒是別有體會。 「美麗與哀愁」講的是一個美麗少女的哀愁。 十七歲的音子懷上了已有家室的男人的孩子。 雖然孩子沒有成功生下來,但在社會風氣守舊的日本,她已經再沒有為人妻人母的權利。 身為女性的我,看的時候也不禁心酸。 在這個故事...

於 11/12/2018 發表

寂靜的夜晚讓她的心情加倍低落。 沒有噪音,沒有喧鬧,世界彷彿只剩下她一個。 她腦海中一片空白,男人們一個又一個地在她腦海中如走馬燈般飄過。 這麼多男人,但她仍然是如此寂寞。 已經數不清她這半年來聽過幾多句我愛他,聽過多少最動人的情話。 然而她知道,這些都是騙人的,正如她在床上說的一切。 不過她又想...

於 04/12/2018 發表

不知為何,很多時大家都會有個錯覺,見工是求職者去求公司。 是香港人的奴性真的強到這個地步嗎? 一間公司用金錢聘請員工,員工工作以換取金錢,是一買一賣心甘情願的交易,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但是在香港,彷彿公司是掌控一切的神,神親自打電話約你會見,求職者聽電話時就已經禁不住想下跪祈禱了。 時間地點甚麼的...

於 26/11/2018 發表

在漆黑的房間中,她感覺得身體已經不屬於自己。 就似別人說的靈魂出竅一樣,她覺得飄到了空中,看著自己。 空中的她鄙視著在他身上的她。 她對自己說,為甚麼要這樣做?為甚麼不可以好好愛惜自己? 她又對自己說,我不想這樣做的,我是逼於無奈的。 她冷笑,那有人逼你,你不過也是一個淫婦罷了。 她哭了。 當自己也...

於 25/10/2018 發表

她走出去躺在他身旁。 只是幾分鐘前,他們還是密不可分的一個個體,但現在他睡在床邊,離她遠遠的。 她側躺在他背後。 男人運動過後的身體很暖,但他身上不熟悉的味道使她有點不自然。 像貓一樣,她用臉嘶擦著他的背,嘗試捕捉那餘下的一點點感情。 她的動作大概吵醒了他。 他笑著轉過身對著她。 角度對了,位置也...

於 16/10/2018 發表

上次提過,Freelance的生活似乎十分美好,可以自由地控制工作時間及性質。 可是,世上又怎會有如此完美的事呢? 今天就來看看做freelance的三大問題。 一、收入不穩定 這個幾乎是人人皆知的問題,也是大部分人不願成為自由工作者的原因。 的確,做freelance的話,每個客都有不同的收支薪...

於 15/10/2018 發表

激情過後,只剩下令人生厭的汗水。 剛才讓她陶醉的男人的氣味,現在只讓她皺眉。 他喘著氣,然而這種嘆息聲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他的手臂象徵式地向她一甩,顯示自己不是做完就睡的男人。 不過他已經閉上了眼,再也不發聲,彷彿已經入睡了。 她不禁一笑,做完就睡,可真是典型呢。 她悄悄地站起來去洗澡。 ...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