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69
精選
58
推薦
5
Mr Ding

Mr Ding

於 15/04/2020 發表

隨著中國武漢肺炎在歐洲肆虐,歐洲比賽全面停止,但是來季的組軍令人期待不已。 如無意外,下季的教頭還會是施丹,惟球隊因傷患和發揮不穩而屢次把聯賽榜首位置拱手相讓,相信下季的陣容和戰術會有多方面的革新。 戰術方面,球隊採用多年的高位逼搶以及兩翼拉空已被人識破,重回10-14年的防守反擊才是正道。 ...

於 30/11/2019 發表

自從C朗上季離開皇馬,賓施馬承擔了進攻的重任,上季和今季都將之前C朗的重擔扛在自己身上,以前的入球保證,現在都指望賓施馬。 前幾年以BBC組成的進攻組合,賓施馬主力輔助C朗與巴爾,C朗尤甚,為他二傳、助攻、拉空。其後C朗減少盤扭,轉型入楔搶點而留在中路,賓施馬也改變了走位配合C朗,自己走到偏左的...

於 30/11/2019 發表

傳統上,亦非常籠統地説,英超的踢法較西甲體力化,著重埋身肉搏,踢法亦比較直接,高Q大腳地轟上前場。所以從英國來到較重視腳法和地面進攻的西班牙的英兵,總會跟球隊有點格格不入。踢過皇馬的英國球員真的寥寥可數,在此介紹一下。 Laurie Cunningham 他是史上第一位加盟皇馬的英國人。他從一...

於 27/11/2019 發表

近日巴爾在國家隊與國旗來了個合照,國旗上寫上WALES.GOLF.MADRID, IN THAT ORDER,即是説巴爾心目中首選威爾士,然後高爾夫球,最後才是馬德里。筆者在五月時曾淺談過巴爾與施丹的心病,到八月尾轉會窗前皇馬差點賣了巴爾,他們的傳聞從不間斷。現在又因爲一面旗引來無數批評,儘管巴爾對...

於 27/11/2019 發表

皇馬自上個月中作客以零比一輸給馬略卡後,球隊重新振作,打出五勝一和的短暫佳績。同時奠定華維迪和洛定高的位置,為皇馬進攻增添活力。有人歡喜有人愁,每場上陣最多十四人,總有些球員永遠後備上陣,甚至十八人大軍也不入。在此羅列一下球隊的邊緣球員,並分四個嚴重程度來稍稍分析。 輕度遺棄 1.伊斯高 伊...

於 07/11/2019 發表

自古以來都有人會認別人做爸爸,古有Luke和黑武士被認爸爸,假巴斯光年與索克天王(一樣啦),今有中大生認段爸,費特列高華維迪認卡斯美路做爸爸。 現年二十一歲的華維迪在二零一六年從烏拉圭球隊Peñarol加入皇馬B隊,一七年外借至拉科魯尼亞,一八年提拔至一隊。蘇拿利還在任教B隊教頭時,曾盛讚華維迪...

於 31/10/2019 發表

時代變遷是每一代永恆不變的定律。社會隨時間進步,制度隨時間改變。一般足球員戰至三十五歲便退位讓賢(保方除外),皇馬三位隊長為皇馬征戰多年,也不免走入球員生涯的晚期。如無意外,下一代皇馬正副隊長是華拉尼和卡華夏。在此解釋一下皇馬隊長是根據球員的年資。假設摩迪也將離隊,伊斯高和拿祖未能擔正。 八六年...

於 31/10/2019 發表

二十五年前的十月二十九日,魯爾以十七歲之齡,第一次代表皇馬一隊,作客征戰薩拉戈薩,並展開了長達十六年的一隊生涯。 魯爾在一九八七年於San Cristobal開始他的足球生涯,九零年加入馬德里體育會,九二年才加入皇馬青訓,所以説他是青訓出身則有欠準確。 他代表皇馬的第一場比賽前,馬體會其實有意...

於 30/10/2019 發表

巴爾要求皇家馬德里不要公開關於其代表威爾斯作賽時的傷病報告。 巴爾現在的身體狀況不明。在西班牙球壇中,這並非常見的。 一般而言,如果一個球員受傷,西班牙球會多數會公開傷病報告,所以這次事件頗為特殊。 然而,這位皇家馬德里前鋒並非首位對此作出要求的球員。馬卡報得悉,有時,醫療團隊會在未經批准的...

於 22/10/2019 發表

今晚零晨三時,皇馬作客有地獄主場之稱的加拉塔沙雷。有傳媒指出,皇馬高層因輸掉一場聯賽和歐聯戰績不佳而準備換帥,摩連奴再上任的消息不脛而走。 觀乎球隊組軍情況,施丹以普巴接摩迪班未能成事。因阿辛斯奧重傷而未能清洗巴爾和哈美斯。施丹心知重組未如他本身所想,對他來説,現在的情況算是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

於 14/10/2019 發表

皇家馬德里成為西甲榜首,球隊皇牌中場卡斯美路居功至偉。他承認食物是他搶波動力的主要來源。 巴西人球場上的表現舉足輕重,他憑認真的態度帶領球隊努力前進,背後有著一個簡單的原因。 「我搶波是非常有侵略性的。」 「不論球賽來到兩分鐘還是九十分鐘,我搶波總是想像面前有一盤食物。」 「每次搶波都當是...

於 30/09/2019 發表

回想起皇馬對巴黎聖日耳門輸零比三,皇馬問題盡露眼前,還向拿華斯作出最後致敬,來個零中龍射門(其實射中兩球都入,不過不要介懷了)。當迪馬利亞梅開二度之時,心中不免泛起一波漣漪,腦海裡不斷浮現六七年前的畫面,單挑桑法蘭後與巴爾的深情擁抱。回過神來,拿華斯已跟古圖亞來個輕佻眨眼。時光飛逝,迪馬利亞已從皇馬...

於 30/09/2019 發表

年青球迷或許對他印象不太深刻,大都停留於二零一八世界杯時他臨時當上西班牙教頭一職,結果西班牙慘遭主辦國俄羅斯於十六強淘汰出局,希亞路毅然辭職。其實他的足球生涯比教練生涯可精彩得多,讓我們回顧一下。 一九八九年的夏季,在馬拉加出生的希亞路從華拉度列加盟皇家馬德里,當年教頭是威爾斯藉的利物浦名宿陶錫...

於 27/09/2019 發表

經過作客零比三輸給巴黎聖日耳門,皇馬立即反彈,作客先贏西維爾,再主場送奧沙辛拿兩隻光蛋。 施丹為了預留體力下場決戰馬體會,今場對奧沙辛拿後備盡出。要不是多個位置有傷兵,施丹肯定會作出十一人輪換。龍門以從巴黎聖日耳門的艾利奧拿把關。兩個左閘都傷出時就以拿祖出任。中堅由米列達奧和拉莫斯鎮守。右閘靚仔...

於 21/09/2019 發表

皇馬日前作客巴黎聖日耳門慘吞三蛋,施丹強調球隊欠缺強度,每逢一對一的時候都會失去控球,主席佩雷斯早前亦曾提出相類似的質疑。球員贏盡所有後,他們的強度和爭勝心都已經回落。 問題其實老早就出現,2018年勉強贏了歐聯掩飾了問題。除了球員老化,還有有一項老化:戰術。 施丹戰術無變化是事實。贏波位換...

於 18/09/2019 發表

上週六對利雲特一役,皇馬上半場狂風掃落葉式橫掃利雲特三比零,下半場卻製造險境,被連追兩球之下,幸得保住三分。現今的皇馬不失球已經很難,要勝出就必須比對手多入一球。唯C朗離去後,巴爾上季成不了進攻重心,或許團隊論令他心理上不以自己入球為目標。今季夏薩特來投,上仗傷癒復出,今場作客巴黎聖日耳門,正好是新...

於 31/08/2019 發表

皇馬在歐聯的道路上重新出發。經過抽籤後,皇馬要面對法甲冠軍巴黎聖日耳門、比利時強隊布魯日和土耳其冠軍加拉塔沙雷。 布達堅奴指出巴黎聖日耳門是一個非常難纏的對手,而布魯日和加拉塔沙雷的主場亦會製造無數麻煩予皇馬。我們必須如常的展示出最佳狀態,如果球隊交出應有表現,理應能出線。 巴黎聖日耳門是一隊...

於 30/08/2019 發表

足球界中,球隊成績、球星表現、球隊戰術和轉會都是球迷們茶餘飯後的內容。當然球壇的醜事也令人回味無窮(睇人仆街最開心)。球員的名字從來都不是重點,報導和球評家的文字都會是球迷跟隨的來源。但筆者還是覺得有需要談談球員的譯名。 翻譯是一種藝術,名字亦然。早在殖民地時代,英國官方人員的中文譯名由港府中文...

於 30/08/2019 發表

皇馬後防多年來都是以不穩健,甚至「性感」見稱,卡斯美路看似比拉莫斯和華拉尼更重要。有時候在想,如果比比大哥仍在陣中,他會怎樣處理呢?如果比比大哥在陣,這球會失位嗎?如果比比大哥在陣,迪亞高哥斯達還能這麼輕鬆射入嗎? 時間追溯至2007年7月12日,當年二十四歲的比比從波圖加盟皇馬。2019年初,...

於 26/08/2019 發表

皇馬上星期作客切爾達,十人應戰下都能以三比一全身而退。今場主場對華拉度列,大半場圍攻下才勉強射入一球,轉頭後防又失球,大好形勢下痛失兩分。 一年過後,施丹的戰術沒有因新球季而有所改變。馬體會教練施蒙尼曾斷言皇馬取勝全靠一班天才球員,而非靠良好的戰術系統。當然他的説法誇張,但不無道理。施丹主張進攻...

<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