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的搜尋結果

文章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6/10/2019 發表

勇者在人面前的故事, 是打敗妖怪、識破陷阱、取得神兵利器, 勝過重重困難,最後來到魔王的城堡, 打敗魔王的故事。 但若果只是勇者一個人的故事, 這個故事對城堡外的人, 絕對不會有意義。 故事由城堡外的事完結開始—— 勇者踏入城堡後,大門隨即關上, 之後的時間不為外人所知。 這個時候,勇者見到從樓梯慢慢步近的魔王。 勇者:「我們決鬥吧。一切...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1/10/2019 發表

送給受傷的朋友: 魔法師在地上用木枝畫著。 旁邊的小徒弟只是看著, 殊不知這將是她第一次開展魔法的時刻。 魔法師的口一直碎碎念, 但似乎不是念著咒語, 也不是對他親愛的小徒弟說話。 只見地上不斷有一筆兩筆的紅色塗上, 畫了一個圓、再畫上兩筆。 這個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魔法師站在裏頭畫好了,就跳出圓圈之外。 小徒弟未曾見過師傅行過這...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8/10/2019 發表

小孔雀問媽媽: 「我可否出去看看這個世界?」 媽媽沒有回答甚麼,只是跟平時, 讓小孔雀自己去森林逛逛。 媽媽似乎不怎麼好奇,究竟小孔雀要跑到哪裏去。 畢竟小孔雀經常跟媽媽撒嬌, 媽媽倒慣了,就讓小孔雀自己跑出去。 小孔雀如同以往一樣, 走出在山洞邊的家。 由樹枝造成的巢穴, 到森林間被雨水滋潤的泥土。 小孔雀的腳沾了很多沙泥, 但她總...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5/10/2019 發表

戰爭到來之時, 這個世界只有戰場,和不是戰場的地方。 人只有在戰場上的人,那些軍人; 以及不在戰場上的人,那些在家的老弱婦孺。 但有另外一種人,是那些穿梭戰場和家的人。 年幼的小掃羅家中,只有他的婆婆。 哥哥們都已經被帶到戰場去。 他很難忘哥哥離開家的一日, 他抱著哥哥的大腿,說了句「再見、小心」, 就聽著哥哥興高彩烈,唱著歌踏上軍車離開。...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5/09/2019 發表

遠古之時,有兩個國家。 她們沒有佔據整個大陸, 只按她們人民居住的位置劃分了境界。 圍著湖泊居住的國家叫做路西法。 圍著森林居住的國家叫做加百列。 兩個國家一直比鄰而立, 她們的國家即使是搬居或遷徙, 她們是人民總是相離不遠, 在彼此有需要的時候, 交換大家需要的東西,互相幫忙。 路西法內的湖泊有森林裏沒有的魚獲, 而加百列的森林有湖泊裏沒...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1/09/2019 發表

我不知道,我有多久沒有見過毛蟲。 只是,我見過毛蟲,牠在我的生活中, 幾乎形影不離。 我感覺, 牠有時沿著我的肩膊爬行了一段路。 只是我回過頭來,我又見不到牠。 牠剎那消失了,毛蟲的氣息突然消失了。 我感覺,牠有時不在我身上, 倒在我的鞋邊繞著爬。 牠熟悉我的腳步,扭著靈活的身軀, 好像不費一點氣力就能躲避我的腳步。 有時我刻意把腳橫...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8/09/2019 發表

一個小軍官當了幾年兵, 英勇殺敵,在數個戰場上立下了汗血功勞。 每當有難攻的堡壘,他總是身先士卒, 帶著他的小隊勇往直前, 絕不猶疑。 就這樣,幾年過去, 軍隊的高層見到他屢立戰功, 但伴隨著,是戰功下的眾多亡魂。 沒有人會逐個數點逝者的名字, 只有逝者的家屬會為亡魂紀念。 但放在軍隊的高層眼內, 他們都見到戰死士兵的數字越來越多。 ...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5/09/2019 發表

(起初構想標題是「我們用金錢說話」, 但想多一層, 似乎只說「我」如何用金錢說話會比較好。) 金錢,總是伴隨著市井、世俗的感覺。 第一個的聯想,金錢就是銅板、鈔票。 但身為都市人一種不可免除的惡, 我們無法在森林、溪澗直接取用我們需用的, 我們只能用金錢, 去換取我們生活需用的, 同時都換取了很多超越我們生存需用的東西。 於是,我想,...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31/08/2019 發表

我要說,但多餘的話不想多說。 只想精簡表達就算。 從無話到有話,不想多說的原因, 基本上只有一個: 說多兩句, 彷彿對話中一直不斷懷疑對方的立場, 彷彿你一直在尋找敵人。 或者,其實我知道你在尋找朋友, 但你尋找朋友的方法, 只是把敵人挑走,能留下來的就是你的朋友。 因此,我不想多說。 我想作你的朋友, 但是,我與你不同,不等於我是...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4/08/2019 發表

經歷一段無話的日子, 話沒有上到嘴邊, 口於是沒有打開,沒有吐出什麼。 於是,隔了一段這樣的日子, 我也只好寫這樣的狀態。 這陣子, 我無法理解, 究竟旁人的無話、旁人的沉默是否與我一樣。 無話終歸是無話, 你沒法用「為何你不說話?」這個思緒, 去埋首理解為何無話。 是因為身邊的話太多, 信息太多,以致我們都懷疑我們自己所說? 是因為身邊...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9/07/2019 發表

有一條蛇爬到營地, 一個商旅的營地裏頭。 因著天黑的關係, 沒太多人見到這條和黑幕差不多顏色的蛇。 蛇在快熄滅的營火邊爬過, 只見到一個小女孩抱著一頭小熊, 看著自己。自己也看著她。 兩邊注視了幾秒, 小女孩踏了幾步上前, 在營火旁的石塊坐下。 她在旁邊的石塊放下了一個果子, 沒說什麼,只是做了一下手勢示意蛇可以吃。 蛇沿著石塊不平的...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3/07/2019 發表

致和我目光對視的人: 抱歉的說, 曾經,我寫這封信的時候, 我想過用「致我的敵人」這個詞, 給部份跟我關係不好的人。 當用上「致我的敵人」, 我沒太大把握你會看這封信。 你跟我的關係不是一種敵人的關係。 至少,我和你在文字中放在一起, 我絲毫感受不到一種敵視、仇視。 我寫信給你,沒有任何敵視 、敵對的想法。 反之,你跟我的關係像朋友。...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7/07/2019 發表

說到天堂,有一個角落, 不為人知,很少人出現在這個位處角落的房間。 連天使,都只能在出神時才有機會現身房間內。 天使稍微花點精神在天上飛的話, 腳步不可能踏入房間裏的。 故事發生在一個天使出神的時候。 他望著天上穹蒼的風景,被七彩幻化的光芒迷住。 雲層上的光線比較慢, 天使看著一絲一絲光線流動著, 向著不同的方向散開,跟他背上的羽毛相似...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4/06/2019 發表

偏遠的小鎮上, 有一家人,住了二十多年的日子。 誰都不知道他們的身份, 只待他們如同一般的鎮民, 每天平凡的、勞碌地渡日。 但要說到他們真實的身份, 他們是一對養父母加上一個養子。 沒有人說得到他們血源疏離的關係, 只見他們是親密、互相依靠的家人。 說深一層,他們原來從首都、從王宮出來。 養父母是國王指派,要畢生照顧王子的人。 但故事藏得很...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0/06/2019 發表

警車的車廂裏, 電台廣播著一宗珠寶店的劫案。 典型的情節,例牌的角色, 兩個劫匪挾持著一堆無辜的市民, 正被警察在珠寶店門外包圍。 劫匪的要求無非是要求安全,不被追蹤地離開。 要求警察提供一架私家車, 以及警察離開現場, 只能離珠寶店五百米, 在指定的地點遠遠望著。 但警察只容許無辜的市民安全離開。 劫匪安全與否,倒不在警察的考慮。 警察...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2/06/2019 發表

一點光在滑行, 在兩條虛線的跑道上, 順著虛線的引導, 似是一條軌跡。 談不上終點在何方。 只談了終點, 這點光就被放上跑道。 未到終點,這點光始終不能停下。 它為何一直跑? 因為它未能停下? 它的前面是紅燈, 但前面的紅燈都在跑。 紅燈前面還有紅燈,都在跑。 奔跑的紅燈沒有停下的意思。 虛線的跑道上,紅燈和紅燈連上。 一排奔跑的紅燈...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6/05/2019 發表

國王有一日下了一道王令, 把大臣們都聚集在身邊。 大臣知道,國王無所不知。 他知道每個大臣的角色、位置、他們想做的事、他們的想法。 國王把他們召集在身邊,想必總有點意思。 當他們去到國王身邊, 國王叫了宰相出來,問了一個問題: 「你有沒有隱瞞我的事?」 宰相答了一句: 「沒有。」 隨後他就被人拉出去,關進天牢了。 國王又召了第二個官員上前...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3/05/2019 發表

營火會後...... 故事來到獅子出現後的一個月。 獅子照著他的說話, 他必然出現, 來到狐狸的家後又離開。 故事的經過沒太大意義, 正如從前森林的訪客重遊舊地說的, 一切就好像從沒變過一樣。 獅子沒有吃掉狐狸。 狐狸早在獅子來到前,就藏在家裏的地板下。 等獅子離開後,又走出來。 獅子想吃掉狐狸,牠見不到狐狸就走了。 他沒有花上心力...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8/05/2019 發表

聽一個朋友分享, 掛掉電話後, 他說對方的聲線是不禮貌、命令的, 對方似乎很看重自己的身份。 掛掉電話後,對方就變成他聲音中, 一個不可愛的人。 於是,他求神要愛這樣的人。 我希奇,十分希奇, 他聽到什麼? 是空氣中的聲音本來藏著這樣的人? 或是他把這樣的東西放到聲音當中? 我驚奇,很驚奇。 聲音是喧嘩到很大聲,響得透徹聽者的腦袋, ...

Will_PLAY> 於 12/05/2019 發表

雖則不算是為應節而寫,恰巧撰文之時又適逢母親節。長久以來,《高達》似是十分陽剛的作品:機械人、戰爭、男性主角⋯⋯但在富野由悠季這位高達之父的思想裡,其實一直蘊藏根深蒂固的「母系社會」思想。 回想由他操刀的高達本傳作品中,不乏「女王」、「母親」形象的要角。雖說第一作的阿寶家庭關係淡薄,父親專注工作後來更因缺氧瘋癲,母親在難民營中與兒子短...

< 1 2 3 4 5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