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歌 的搜尋結果

文章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01/06/2020 發表

話在當前,我絕非對肥人有任何歧視之意,我身邊亦有身材肥胖的朋友,以下言論只屬個人極為中立之言。 講起肥,大家腦海裡頭的負面思想都會排山倒海地冒起頭來,彷似是把一羹生油倒進熱鍋一樣直冒出煙。當然,現今社會大多都認為 但回到唐代的中國,肥又卻是美的標準。這個亦是絕大多數肥人會搬出來的理論,說明﹕「就算肥,都可以靚,都可以有人鍾意架嘛。」 當...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25/05/2020 發表

Cookie這隊女子團體,應該是90年代的集體回憶。小弟比較幸運,能夠趕得切於該黃金年代尾出生,雖說有許多回憶只能說趕得上尾班車,但為人念舊的我,長大後依舊聽當年的歌,看當時的電影,了解當年的文化。 MK文化,應該都係當年所帶起。 我所說的,並非80年代的古惑仔文化,也不是00後所謂的抖音文化,而是單純的90後文化,MK。 當年的女生,...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18/05/2020 發表

人生嘛,總是會遇上幾個無賴,更甚者,你很有可能會愛上幾個無賴。 你會好奇,為什麼這世界能夠存在如此垃圾的人渣,別人常說回憶永遠是美好的,會叫人一輩子地回味著。但你卻對於與他的過去不堪回首,恨不得在意外中把自己撞至失憶。 好,今日我就係要幫嗰啲所謂既無賴做個平反。 或者這樣說吧,我認為假如你們二人較早前沒有任何仇恨,其實那些「無賴」並非真...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11/05/2020 發表

我想講,「三」呢個數字真係數學界入面既一個悲劇角色。 先不要說什麼質數呀,單數什麼的,畢竟本次並不是數學研討會。不如我們用上生活例子,嘗試以一個感性點的途徑去了解這個「三」。 世間上,真的沒有一個公平的遊戲是適合三個人玩,就算真有為三人而設的遊戲,還是得有一人當上受害者或是壞人的角色,讓其餘二人攻擊。 就例如鬥地主,還不是兩個農民大戰一...

講樂‧過路人 於 05/05/2020 發表

許廷鏗推出新歌《無力感》之前,寫過篇「給自己」的文章,其中尾段的這句「打一段自己看完都無力的文字」,筆者看得特別有共鳴。 「無力感」這三個字,在過去的幾年間,經常在腦海裡縈繞不散,也是經常會與朋友談及的話題之一。 所以,即使很少會期待一首歌的面世,但起初真的好想知道,《無力感》會被許廷鏗怎樣演繹。 如非看過這首歌的MV,也不知道「無...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04/05/2020 發表

我喜歡極了這首歌的歌名。因為它帶給我一個當頭棒喝的感覺。 早前看過一篇網誌,裡頭說了一個現象,他說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十分特別,與眾不同,但其實這只不過是「幼稚病」的一種。 的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有著獨立的思想其實也沒有半句說錯。但當全世界有七十億人口時,你還會覺得你自己的想法果真有那麼特別嗎? 這次,我將要給大家淋上一碗冷水,好讓...

講樂‧過路人 於 04/05/2020 發表

關於吳日言,筆者首先想起的是以下幾個關鍵字--Silly Thing、麥浚龍、扯線風箏、冬菇頭。除此以外,其實也很喜歡《點解問點解》這個歌名。 早幾天看到報導說,歌手出身的吳日言到太古城過家庭日時,遇到軍警以「限聚令」之名無理清場驅趕,IG鬧句「幾時死」就被五毛狙擊,於是找來她的這首舊作翻聽。 疫情固然具破壞力,卻遠遠不及極權...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27/04/2020 發表

不知在什麼時候開始,猛覺自己這生再也找不到一個真正相愛的對象。說來其實真是有點可笑,畢竟現在只不過是二十出頭,居然如此悲觀地道出這番話來。 識我既人都應該知道,我係一個悲觀主義者。 所謂悲觀主義者,其實並不是整天自怨自艾,也不是什麼自命犯了天煞孤星,活在一個傷春悲秋的世界。我只是單純地覺得,所有事情都應該往最壞的方向想。 而在愛情般,最...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20/04/2020 發表

不知我的讀者當中,有沒有幾位是素食主義者?其實我是打從心底裡尊敬你們,畢竟如要我放棄肉類,恐怕未幾便能從報章上得知我自殺的消息。 但係…我比較想知道點解你地會選擇唔食肉類。 說到底,其實大家所爭論的都只不過環繞住同一個話題,則是道德。素食者會認為萬物皆生命,而生命亦無分高低,因此我們並沒資格殺害他們並食用之。 這記論點,的確是可圈可點。...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13/04/2020 發表

問世間情為何物?這記問題恐怕沒有一個標準答案,但我倒是一個獨特見解,有意聽我說幾句嗎? 愛情,就像是一個打開家門的動作,一把鑰匙,一道門,要是你能成功打開的話,面前則是一個家正在等候你。 可惜愛情,往往就是如此的弄人。手頭上的的確是鑰匙沒錯,而眼前的又確實是一道大門,甚至插匙方向﹑角度和力度都準確無誤時…… 問題係,呢條鑰匙根本就唔係用...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06/04/2020 發表

雖說現時沒可能,但難保有天真能實現,如果到時有台時光機出現在你面前,裡頭走來一個滿頭白髮的爆炸頭,身著實驗袍,一看便知是科學家的老頭,輕輕問你一句…… 如果可能返返去以前,你會想返去幾時? 這記問題,其實是我在大學中文課時,百無聊賴時與友人交談的話題。 想深一層,其實這條問題只不過是想你﹕「你人生中有冇發生過啲咩好樣衰既事,又或者好後悔...

閱評流 於 31/03/2020 發表

「世上最遠的距離,有多遠?」 「近得你跟對方約會,但你倆的眼中,就只有六吋屏幕裡的一字一句。」(2018年.Dear Jane《深化危機》) 「近得你與對方近在眼前,卻永不能逾越情感的感區。」(2018年.周國賢《守口如瓶》) 想不到,兩年後的今日,這個紀錄,又要被刷新了。 「近得你與對方之間,只隔著六塊疊起來還不夠...

用一首廣東歌,講述世間二三事 於 30/03/2020 發表

又要同大家想當年了。 不知我的讀者年齡層是在落在什麼年紀?是否還在求學階段?還是早已外出就業?是次所針對的,正是那些中學畢業了數年的人。 就那麼簡單地問上一句﹕「你仲有冇同中學啲人聯絡?」 說實在的,在撰寫此文章時,距離我中學畢業了雖只有三年,但有近九成的中學同學早已再也沒有聯繫。頂多在街上偶然遇上,點頭問個好而已。 可能我本身就跟他...

閱評流 於 28/03/2020 發表

「我冇醉!我冇醉呀!哈!哈哈哈哈哈!」歌曲末段的結他狂風掃落葉,慾望似的蓋過了理智的Neo soul節奏。 酒過三巡,為的就是零距離的餵飼? 將時間倒回兩分三十秒前、剛踏進酒吧的一剎,主理曲詞部分的陳蕾,仍能清晰地描繪出一幀紐約酒吧眾生相。 /一口吐出了霧 一杯喝出了情操 還尚早 還在數 場內多少稀客陷進找快樂的舊圈套/ ...

閱評流 於 26/03/2020 發表

「你要麻雀大俠個名?我俾你。你要東京來回機票?我俾埋你。」(摘自電影《嚦咕嚦咕新年財》) 在很多人眼中,「勝利」就是身份價值的認同,窮畢生精力,只為登上龍頭之位,號令天下;可是我,根本一點兒也不在意。因為我的價值,向來也是由自己釐訂。 以為前奏的鋼琴,是要告訴我們,這又再是一支K歌?幸虧沒有按下「下一首」按鈕,否則便會錯過這杯...

閱評流 於 24/03/2020 發表

非常休閒的旋律,皮囊不禁隨著鼓聲抖動,呷一口香濃的Cappuccino,是屬於假日的節奏。 (設計畫面) 「The file is attached below for your action. Thank you!」 手機屏幕一閃,從週末休閒風中驚醒,方發現外面如何風和日麗也好,自己也只能被禁足於百呎之內,十指隨時準備...

講樂‧過路人 於 24/03/2020 發表

很喜歡這首歌,起初聽也是因為它的歌名。但比起得不到一個人,令自己更有共鳴的,也許會是「我寫了很多字,卻得到了些甚麼」。 每天寫,每天寫,有時在想,到底自己有否寫了超過一百萬個字。即使要看完所有寫過的文字,可能也要不眠不休花上一個星期。 當然沒有人會這樣做,即使作為寫者的本人也不會。 只是,偶爾就會有種感覺,是自己寫了這麼多字,卻又...

講樂‧過路人 於 22/03/2020 發表

過去大半年的香港,除了法治已死安逸不再,隨之而消失的,還有一個又一個的明星光環。 無論是去年六月開始的社會運動,牽起大大小小的藝人爭相撐警護旗,抑或因近期武漢肺炎而引起的無謂命名口水戰,都像照妖鏡般反映不少「偽人」的本性。 當你真金白銀掏錢買他們的唱片、入場欣賞他們主演的電影、購票支持他們的演唱會時,這些「偽人」卻為了大中華的市場,...

閱評流 於 21/03/2020 發表

揭開了2020年的帷幕,有一剎錯覺,以為可以重拾那杯被丟在一旁的奶蓋茶,不過... 十數秒的前奏告訴我們,原來自己,還溺在三萬多呎的海床之中。 對比其他兩位在同一天推出獨唱作品的兄弟,Jer柳應廷的《水刑物語》來得更沉鬱,無論在歌曲的旋律、編排還是Jer的演出,也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壓抑。 水底之中,所有聲波也被消弭,沒法...

閱評流 於 16/03/2020 發表

甫按下播放聲鍵,高高在上的Anson Lo盧瀚霆,伴隨著鼓聲顫動,一步一步,徐徐走到我們的眼前,準備接受信徒的景仰。 《一所懸命》,就是這位教主最瑰麗的登場方式。 只消一分鐘,便感受到由Edward Chan和何山的編曲營造出的王者氣派,將梁栢堅筆下「一所懸命」之勢表露無遺。 /一世的戰事 一世的意義/ 來自日本...

< 1 2 3 4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