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歌 的搜尋結果

文章

閱評流 於 29/12/2019 發表

偷偷的告訴你們,今天在辦公室裡,原則上呆坐了一整天。在濃濃的節日氣氛籠罩下,壓根兒沒有工作的狀態。 不如,索性鑽進幻想世界之中,放鬆一下。 順著結他,走進的,是一片斑斕無憂的花海,是安心得可以赤腳遊走的國度。 經過長時間與工作的搏鬥,累得連擠出笑容的力量也欠奉,漸漸迷失於文件堆裡,自己想要的、想過的生活,也被擱在廢紙箱內等待...

閱評流 於 27/12/2019 發表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關於未來,我們一直又怕又期待,期望著自己會成就甚麼,卻生怕自己會成為甚麼。 前奏的結他,已令各位益友感受到如「佛光初現」的朝氣,加上陳蕾「招牌」的燦爛笑容,人,真的能做到「無憂無慮」? 人生的...

閱評流 於 27/12/2019 發表

「中環我最靚」的寶座,場內的每一個人,都在覷覦著,但冠軍終究只有一個。 究竟鹿死誰手? 露胸、露腰、露面、怒漢、路過,大家都施展渾身解數,將后冠收於囊中。Serena和Ruby這兩位GTB也不例外。 如何在酒池肉林中脫穎而出?她倆決定發射必勝「核彈」——音樂。 用視覺表現胴體的姿態美,難度跟眨眼不相上下;從聽覺反映...

閱評流 於 25/12/2019 發表

派對過後,一絲涼風,吹散滿頭的酒氣。已數不清這兩個晚上,攝取了多少金黃剔透的酒精,只感到面頰兩邊的肌肉,繃緊中帶半分酸軟。 是在派對中搶著結帳而開打?反正進酒的原因,就是為了忘憂,那又何苦要強行勾起不想記起的回憶? 喔!忘憂,恍似是酒吧裡的共同語言。派對的時候,威士忌是當然成員;悲傷的時候,波本桶的幽香,就是治療的良藥。一口喝...

閱評流 於 25/12/2019 發表

普天同慶的日子裡,我,卻面如鐵青,報以白眼,擺出一副厭世臉。 是被荒謬的病毒感染嗎? 當善惡、黑白、是非全都倒置,口說保護實則殘殺,權力凌駕一切的世代裡,錯將厭世臉作笑臉掛在臉上,也是正常現象,不完美但可接受。 那麼,是要裝酷嗎?在裝作反叛嗎? 人人都努力嘗試,將自己融入世界之中,卻有時遺忘了自己的個性和思想,淪為可有...

閱評流 於 24/12/2019 發表

屬於派對的日子,派對的節奏絕對少不了,成為一扇將前往超現實狂歡國度的隨意門。 來自韓國的旋律,從歌曲的第一秒鐘開始,已開展對我們耳朵的狂轟濫炸,把工作的煩惱、年少的憂愁、生活的不如意,全都炸得稀巴爛。 畢竟今晚目標,只有一個。 懶理旁人的不理解,對世俗報以一記白眼就已足夠,反正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信仰。我們總不能夠為了未...

閱評流 於 21/12/2019 發表

一年時間眨眼便過去,回望這三百多天的時光,除了感謝,還是感激。要是將這些回憶和感覺都化作文字,篇幅大概會比《三國演義》還要長。 不如順隨著Cousin Fung節日味道濃郁的旋律,來一遍《年末感恩》? 只聽旋律部分,眼前已彷彿出現一棵掛遍裝飾的聖誕樹:小金鐘、紅襪子,還有小燈泡化成伸手可及的星宿,以及一連三集的《Home Alone...

閱評流 於 16/12/2019 發表

往年的同樣時間,正為著「閱系聖誕歌」Special努力中,用上不同的音樂選擇,為益友送上溫暖和祝福 今年執意要用音樂帶樂迷穿越不同時空的Dear Jane,就在佳節臨近的時節,向樂迷獻上來自他們的聖誕歌《Dear Christmas》。 上一支派台作《富上代》的憤世嫉俗過後,《Dear Christmas》卻忽然來一場「反高潮...

閱評流 於 13/12/2019 發表

「十七,就是如此的簡單,如此的專注,如此的果斷,如此的一去不返,如此的教人想念。」 用董折的視覺,見證與浦銘心擦出火花的一剎那,跌跌撞撞的走進浦銘心的世界,開始這場縈迴半生的愛情。要是說《勇悍.17》的木結他已帶給我們青蔥的感覺,《我們的基因》嚐到的,就是對愛情心如鹿撞的期待。 浦銘心的故事線,都是徘徊在與董折分離之後的歲月。...

閱評流 於 09/12/2019 發表

王樂儀的確殘忍,去年秋涼讓她甜美的笑容迷路之後,今年更要狠狠刮下她的笑容。 收起了台灣味濃的唱腔,去年的樂壇新人黃妍在完成首場音樂會後,繼續成長的步伐,打開心扉嘗試新的風格。 木結他外,傳來了電結他鳴叫,是Edward Chan和鄺梓喬要為Cath筆下的旋律,帶來瀟霎的秋風? 年少的時候,對「成長」的感覺,都是充滿如歌中電鼓...

閱評流 於 07/12/2019 發表

同樣的說話,每日準時響起,是要如鐘擺似的節奏,將城內每一個人都要催眠嗎? What did you say? 今年第三支派台作品,Dusty Bottle掃去了前作的派對感覺,陰柔之中,帶著十小辣的節奏,伴隨秋風吹去我們的濕氣之外,更像是對歪理和怪現象作出反抗。 這份躁動,隨著林寶的歌詞,順藤摸瓜地吐出來,震動我們的耳膜...

閱評流 於 04/12/2019 發表

十二月一日,生病的第一百七十四天,病情貌似有點好轉,但嗅到的,卻是一片混濁。 乖乖的依時到達,向鄧小巧大夫覆診,祈求將繃緊的腦袋、肌肉、眉頭都放鬆。不過鄧大夫的第一服藥,就用猛烈的《四大發明》,引起我們思海的激盪: 四大發明,是進步,還是倒退? 世事就是荒誕,就是荒唐,只能用一闋芭樂,將悶腔鬱滿全都吐盡。 鄧大夫在之...

閱評流 於 03/12/2019 發表

夢想和妄想之間的距離,在一般人眼中,似是「可觸及」和「無法觸摸」之間,但在馬天佑眼中,兩者皆能觸及。 是Mayao擁有超能力嗎?非也非也。堅持,就是將夢想、妄想成真的最大法力。 至少,自認不諳舞蹈的Mayao,在他的新歌《大妄想家》這MV之中,完全看不出如他所說那樣手腳不協調(笑)。 即管放膽妄想,使命堅持。你的目...

講樂‧過路人 於 02/12/2019 發表

跟王灝兒(JW)的這個訪談,其實是在八月進行,當時還不知道作曲的周國賢,會跟她來個合唱版。直到某天經過時代廣場,耳邊傳來周國賢唱著《逃生門》的歌聲,抬頭看看商場外的大型電視螢幕,原來正在播放合唱版MV。本來因為近來的社會狀況,這篇文章已拖延得幾乎不了了之,趁著這個比較合適的時候,正好讓它重見天日。 ●受託「家傳之寶」的壓力 經過將近...

閱評流 於 01/12/2019 發表

呷一口小型滅火筒,打開電視機,收看著已經分不清是劇集還是新聞的節目。 是日常還是情商挑戰大賽?(Why not both?)以為原告變被告只會出現在《九品芝麻官》裡,以為「插水」只會出現在尼馬身上? 每天準時將黑白倒置,難度分已比空中翻騰七周半高;要做到臉不紅耳不熱,就連Siri也尷尬得出現閃退。能排除萬難繼續指鹿為馬的牠們,臉皮...

閱評流 於 01/12/2019 發表

甫踏進會門口,有一刻懷疑自己到了錯的場地,畢竟在閱評流眼中,他倆跟黑色,總是拉不上任何關係。小塵埃的作品,明明帶著濃濃的魔法,將人們心內的不安和不快驅走。何以… 五光十色的射燈閃動,Pollie和Jonathan在電子節拍鋪墊之下打開噪子,卻與這份暗黑的氛圍完美融合。也許是受去年於斯德哥爾摩的Writing Camp薰陶,二人的眼界擴...

閱評流 於 30/11/2019 發表

二十秒的前奏,將氣壓不斷加大,一行十二顆星星,準備乘著宇宙大爆炸,逼近樂迷的耳窩內。 要製作一首能容納五人以上的歌曲,跳舞快歌永遠不會令人失望,何況是擁有十二人的MIRROR。 來自台灣的創作和編曲,保留活力之餘,又不會讓樂迷聽膩,畢竟來自男團的電子跳舞音樂比比皆是,歐、西、日、韓、台甚至泰國和印度,綱目應有盡有。 猶記得月...

閱評流 於 28/11/2019 發表

「酒入愁腸愁更愁」 「酒逢知己千杯少」 開心的時候,我們喝酒;悲愴的時候,我們也喝酒。醉後的世界,究竟是如何?眼前這一小酌,究竟懷有甚麼神秘力量,把我們的心情變焦? 閱評流大膽闖入迪子《宿醉》的世界,順著由她編撰的旋律,加上阿檸的文字帶領,窺探醉後的感覺是如何。來自日本的MC松島,用說唱在這杯烈酒點起火焰,更添半分m-flo...

閱評流 於 28/11/2019 發表

酒氣過後,收入眼簾的,不再是五光十色的射燈。剩下的,只是日照著的冰冷空間,還有一名孤獨患者。 承接著《Full Moon Party》的,卻是揪心的《尋找白金漢》。周錫漢跟黃兆銘的編曲,將派對氣場全都掃清光,大概知道馮允謙這趟旅途的團友,就只有他一人。 歲月是一股比地心吸力還要強的引力,能牽引世上任何事物,玩弄於股掌之上,若...

閱評流 於 22/11/2019 發表

黎明來到,加上「和記」,接起天地。想到的,當是兒時在電視框裡循環播放的電訊商廣告。 「忘記」和「記」,可以是相對的結果,亦是一個互相依存的過程,畢竟要忘記往事,靠的就只有注入新的經歷。 眼中只有浦銘心的董折,無法逃離情感的廢墟,唯有斗膽向那些年的偶像黎明問道。 雷頌德主理的旋律,就是我們從淪陷港逃遁到九十年代的隨意門,重新...

< 1 3 4 5 6 7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