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系文青 的搜尋結果

文章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2 天前發表

寂靜的夜晚讓她的心情加倍低落。 沒有噪音,沒有喧鬧,世界彷彿只剩下她一個。 她腦海中一片空白,男人們一個又一個地在她腦海中如走馬燈般飄過。 這麼多男人,但她仍然是如此寂寞。 已...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04/12/2018 發表

不知為何,很多時大家都會有個錯覺,見工是求職者去求公司。 是香港人的奴性真的強到這個地步嗎? 一間公司用金錢聘請員工,員工工作以換取金錢,是一買一賣心甘情願的交易,沒有誰比誰...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26/11/2018 發表

在漆黑的房間中,她感覺得身體已經不屬於自己。 就似別人說的靈魂出竅一樣,她覺得飄到了空中,看著自己。 空中的她鄙視著在他身上的她。 她對自己說,為甚麼要這樣做?為甚麼不可以好好...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25/10/2018 發表

她走出去躺在他身旁。 只是幾分鐘前,他們還是密不可分的一個個體,但現在他睡在床邊,離她遠遠的。 她側躺在他背後。 男人運動過後的身體很暖,但他身上不熟悉的味道使她有點不自然。 ...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16/10/2018 發表

上次提過,Freelance的生活似乎十分美好,可以自由地控制工作時間及性質。 可是,世上又怎會有如此完美的事呢? 今天就來看看做freelance的三大問題。 一、收入不穩定 這個幾乎是人人皆...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15/10/2018 發表

激情過後,只剩下令人生厭的汗水。 剛才讓她陶醉的男人的氣味,現在只讓她皺眉。 他喘著氣,然而這種嘆息聲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他的手臂象徵式地向她一甩,顯示自己不是做完就睡...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12/10/2018 發表

他的手探了下去,攪動著她最敏感的地方。 她失控地發出令人害羞的聲音。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不斷縮小,縮到只剩下和他手指接觸的那一點。 她弓起了腰,準備好迎接他。 他微微一挺,就這樣...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04/10/2018 發表

由登記到找電梯,Kelvin的每一個動作都自然得像是每天也這樣做似的。 打開門,Rosie走在床沿,笑著看他脫掉襯衫。 Kelvin從上而下的眼神,輕蔑的眼神讓Rosie覺得她是他的獵物。 她神智上...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04/10/2018 發表

秋天是特別適合傷心的季節。 剛送走了幾個大颱風,秋天居然就這樣不知不覺地來了。 好像是昨夜,還是再前一天?已經不再需要開冷氣了。 秋風吹著吹著,居然吹起了壓在心底下、寫滿回憶的...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20/09/2018 發表

即使是現在如此發達的香港社會,有不少人聽到Freelancer時,還是會眉頭一皺,然後不經意地流露一個鄙視的眼神。 其實自由工作者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好處,至少,我從來也不需要攀過樹枝去上...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17/09/2018 發表

去年才剛有個天鴿,今年居然又被香港人遇上一個千年難得一遇的風暴。 幸好的是,香港的基建可稱得上為世界級,沒有造成太多的傷害。 不過,風雖然沒有吹倒高樓大廈,卻悄悄了吹起了某些...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03/09/2018 發表

老一輩的人總是喜歡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但是現在的情況好像變得恰恰相反。 知識變得毫無價值,而如果可以及早學得一門技藝,反而更有前途。 這是為甚麼呢? 可能是因為大學學...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27/08/2018 發表

開明如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很多人還是對Freelance有大大小小的各種誤解。 一、「吓,做freelance,即係秘撈啦!即係唔係正職啦!」 美國已有研究指出,在未來十年將會有超過一半的勞動人...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21/08/2018 發表

她的心突突地跳。不是害羞,不是緊張。 而是恐懼。 但她恐懼的不是眼前這個連名字她也不知道的男人,而是那個變成另一個人的自己。 她熟練地轉過身,增加兩個之間的身體接觸,用手指輕刮...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21/08/2018 發表

作為一個專業的文字狗,閒時為中學生補習是常識吧。 我一直都以為,自己的夢想已經一步一步被磨滅得不似人形。 以為自己也已經變成了可惡的大人,沒有了任何稜角、沒有夢想。 可是那天,...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14/08/2018 發表

這個年代要找一個一晚的情人實在太容易了,她看著電話,笑了。 愛情在這個世代就是這麼低賤的嗎?她搖搖頭,拋下了電話。 晚上七點,她打扮好準備出門。 對著鏡子,她塗上了鮮紅的唇膏。...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14/08/2018 發表

在公司裡生存的最後兩星期總是很別扭,特別是當你與同事的關係不甚好的時候。 就像是同居的情侶分手了,但因為其中一方未能找到住所而被逼住在一起。 大家已沒有了過去的感情,卻要天天...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06/08/2018 發表

在世界各地,精神病總不被正視。 不知道為甚麼,感冒了,別人會問候你,叫你休息。 腳斷了,可以不用上班。 但是大腦生病了、心情斷開了,卻沒有任何可以休息的空間。 現代都市人生活壓...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03/08/2018 發表

曾經有一個夢想,是找一份讓自己不願放工的工作。 中學的時候老師總說,將來找工作呀,要找份自己喜歡的、擅長的和有前境的。 但到真正要工作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正吃力不討好地做著不喜...

文字麻甩系文青 麻甩系文青 於 26/07/2018 發表

有時候,當一個閒人也不是易事。 沒有事做的工作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對於一些沒有夢想的人,也許是一件好事,但是在香港,還是有人是有夢想的。 古時文人都愛說自己是閒人。 被投閒置...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