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asidehk 的搜尋結果

文章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1 小時前發表

營火會後...... 故事來到獅子出現後的一個月。 獅子照著他的說話, 他必然出現, 來到狐狸的家後又離開。 故事的經過沒太大意義, 正如從前森林的訪客重遊舊地說的, 一切就好像從沒變...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8/05/2019 發表

聽一個朋友分享, 掛掉電話後, 他說對方的聲線是不禮貌、命令的, 對方似乎很看重自己的身份。 掛掉電話後,對方就變成他聲音中, 一個不可愛的人。 於是,他求神要愛這樣的人。 我希...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0/05/2019 發表

一聲巨響,震到耳膜裏,被耳骨放大了共鳴。 鋼鐵被撞凹,鋼條被撞彎。 聲音集中於一點發生,延續不到一秒。 靜止了一陣,陣陣的驚恐、徬徨隨靜默流出。 喉嚨扣住一絲口水,上不到口腔,...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5/05/2019 發表

有一對母子。 母親是一個魔女,一個隱居的魔女。 為何要隱居呢? 當然吧,魔女就是隱居在山中, 等有智慧的人尋找的那人。 這位魔女跟別的魔女有什麼不同呢? 雖說是隱居, 這位魔女很有...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1/05/2019 發表

風吹,輕輕的風聲。 風的痕跡劃過臉上的毛, 輕到少於一毫米的觸感, 帶來短至一瞬的刺激,卻可輕或重。 輕到幾乎以為沒有風劃過, 或重到以為風在刮你耳光。 這種感覺似有還無,似無還...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2/04/2019 發表

傳說, 上帝派天使到城外的森林旁邊, 為了要教曉森林裏的工匠伐木的事, 要工匠興建一間房子。 上帝千叮萬嚀, 花了幾年的心血, 教導天使有關人的一切, 又給天使不同的異能,可以行神...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0/04/2019 發表

受苦節崇拜對於基督徒來說, 一定跟一般崇拜不同。 就以我自己的教會為例, 受苦節崇拜每年都是星期五的晚上, 跟慣常星期日的崇拜不同。 當你特意在星期五晚, 每年這個晚上踏出家門一...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7/04/2019 發表

剛剛入夜,森林內雖然有猛獸聚居, 但森林一塊空出來的平地中間, 幾隻動物開始了每週一次的營火會, 在營火旁圍爐取暖。 大家彼此分享近來的生活, 不想帶著失望離開,尋找著盼望的感...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4/04/2019 發表

當我們談到奇蹟。 忘記了是什麼時候, 我們曾經看過"小飛象", 只記得這是小時候的一個故事。 是一個Dumbo由不敢飛,到敢於去飛的故事。 回想以前的故事, Dumbo由不敢飛,到敢去飛, ...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1/04/2019 發表

寫這個題目,頗難寫的。 因為寫憤怒,是冷靜後才開始寫的。 只能回想憤怒時的情況, 抽出那刻的思緒,放在腦子裏的東西。 憤怒時,是一股勁。 一股你一定要發出來的勁,一股氣。 這股氣...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30/03/2019 發表

「較正天線,輸入坐標。 發射塔發射訊號。」 「長官,我們以每秒為單位, 持續發射訊號。 未收到任何訊號回應。」 「繼續探測。」 「檢查訊號強度,和訊號頻率, 確定我們的頻率在友方...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9/03/2019 發表

作家離開了樹洞後, 後續,是一個寛恕的故事。 樹洞裏的事,固然很深刻的,在作家裏面盤旋; 樹洞外的事,依舊藏在作家裏面。 可以把它們藏在兩個地方, 一是仍然留在作家裏面, 二是把...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4/03/2019 發表

這個國度裏,有一個傳說, 傳說天堂裏有一個傳聲筒, 傳聲筒的一端,是天堂的一個密室。 另一邊,是地下森林裏的一個小洞穴。 傳說沒有什麼寶藏, 沒有前人找到傳聲筒後有著美好結局的...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0/03/2019 發表

電話的兩端,似乎是兩把聲音。 兩位向著那幾個小小的孔, 說著不一樣的說話。 從前,似乎電話中間還有一條銅線。 經過家的插頭,經過家門外的牆, 經過大街的地底。 又到了對方家裏的牆...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7/03/2019 發表

一秒一秒看著, 反而不是看著一秒和一秒。 一秒一秒,不像一顆一顆的果實, 去掉皮,就取出流著汁液的果肉, 或甜或酸。 一秒一秒的數著, 就只是記起圓形鐘的秒針的一下擺動, 或只是跳...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4/02/2019 發表

我想問問題。 其中一個想法, 就是我對我裏面抱持的想法, 我抱著一點不清晰, 或認為它真實的模樣不應該是這樣。 我想知道, 我裏頭的一個小汽泡,這個想法, 它裏頭有多少個更多的小汽...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2/02/2019 發表

「有一日,你仍然會感到飢餓, 但你的食物會將另一個人救起。」 從一個貧窮的小村落說起, 就是那個離王城很遠, 遠到國王不知它在哪兒, 甚至沒有聽過它名字的一個小村落。 小村落中有...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8/02/2019 發表

荒野的牧場旁,有一間教堂。 裏頭,有一個年資不太長的神父, 一當上神父,就被差來這間沒什麼人的教堂。 荒野中,不多人會每星期到教堂聚會。 神父往往主日都是一個人跪下祈禱, 反而平...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5/02/2019 發表

疲倦的感覺何時出現呢? 我不是談它何時再次出現, 它第一次出現是何時呢? 我似乎忘了是什麼時候, 但現在想起的,總是一種過荷的感覺。 是腦子的血液引擎熱得發燒, 把蒸氣倒向每一塊...

文字不連貫,Step aside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6/02/2019 發表

傷心的時候會說什麼呢? 一個人的話,應該不會說話。 沒有人聽的話,說話似乎撞向空氣一樣。 聲波發出去, 既看不到它射出去, 也看不到它如何回響回來。 除了在口腔內回盪, 聲波實在地...

< 1 2 3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