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asidehk 的搜尋結果

文章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 小時前發表

若要我形容睡眠, 我不禁要想到我每一晚的睡眠。 每一晚的睡眠是如此相似, 只因我們選了相同的空間、相似的時間, 和相近的睡法,處理我們每晚的時光。 說到每一晚的睡眠,總是很相似...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7/11/2019 發表

秘密是私密不揭, 但卻是喧鬧不止。 熊媽媽向來知道小熊喜歡糖果。 每次都喜歡捉弄小熊一番,才給小熊糖果。 那種見到小熊花上氣力, 最後嚐到糖果的滿足感不是一般能夠言喻。 媽媽和小...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1/11/2019 發表

作為一個小騎士, 阿柏在城堡裏頭, 每日見到的,最賞心悅目的, 就是騎士們穿上盔甲,互相比劍, 那種叮叮噹噹,以及叫囂的聲音。 但相比下去,阿柏只是一個小個子, 剛剛被分派了一把...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7/11/2019 發表

坐到電腦前,手放在鍵盤上, 想寫點東西,於是開始寫故事。 浮起一個念頭, 是一個角色,他的成長和改變。 他暫時沒有衣裝,沒有丁點的性格, 但是他的改變令我著迷。 我要為他加添一點...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3/11/2019 發表

究竟說故事有甚麼用? 我倒想認真問一下說故事的人。 我要問:「說故事有用嗎?」 除非你能回答說故事有甚麼用, 否則我只會把你的故事當成屁話, 如同腸子反芻完,向外吐出一股污氣。...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6/10/2019 發表

勇者在人面前的故事, 是打敗妖怪、識破陷阱、取得神兵利器, 勝過重重困難,最後來到魔王的城堡, 打敗魔王的故事。 但若果只是勇者一個人的故事, 這個故事對城堡外的人, 絕對不會有...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1/10/2019 發表

送給受傷的朋友: 魔法師在地上用木枝畫著。 旁邊的小徒弟只是看著, 殊不知這將是她第一次開展魔法的時刻。 魔法師的口一直碎碎念, 但似乎不是念著咒語, 也不是對他親愛的小徒弟說話...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8/10/2019 發表

小孔雀問媽媽: 「我可否出去看看這個世界?」 媽媽沒有回答甚麼,只是跟平時, 讓小孔雀自己去森林逛逛。 媽媽似乎不怎麼好奇,究竟小孔雀要跑到哪裏去。 畢竟小孔雀經常跟媽媽撒嬌,...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5/10/2019 發表

戰爭到來之時, 這個世界只有戰場,和不是戰場的地方。 人只有在戰場上的人,那些軍人; 以及不在戰場上的人,那些在家的老弱婦孺。 但有另外一種人,是那些穿梭戰場和家的人。 年幼的小...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5/09/2019 發表

遠古之時,有兩個國家。 她們沒有佔據整個大陸, 只按她們人民居住的位置劃分了境界。 圍著湖泊居住的國家叫做路西法。 圍著森林居住的國家叫做加百列。 兩個國家一直比鄰而立, 她們的...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1/09/2019 發表

我不知道,我有多久沒有見過毛蟲。 只是,我見過毛蟲,牠在我的生活中, 幾乎形影不離。 我感覺, 牠有時沿著我的肩膊爬行了一段路。 只是我回過頭來,我又見不到牠。 牠剎那消失了,毛...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8/09/2019 發表

一個小軍官當了幾年兵, 英勇殺敵,在數個戰場上立下了汗血功勞。 每當有難攻的堡壘,他總是身先士卒, 帶著他的小隊勇往直前, 絕不猶疑。 就這樣,幾年過去, 軍隊的高層見到他屢立戰...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5/09/2019 發表

(起初構想標題是「我們用金錢說話」, 但想多一層, 似乎只說「我」如何用金錢說話會比較好。) 金錢,總是伴隨著市井、世俗的感覺。 第一個的聯想,金錢就是銅板、鈔票。 但身為都市人...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31/08/2019 發表

我要說,但多餘的話不想多說。 只想精簡表達就算。 從無話到有話,不想多說的原因, 基本上只有一個: 說多兩句, 彷彿對話中一直不斷懷疑對方的立場, 彷彿你一直在尋找敵人。 或者,...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4/08/2019 發表

經歷一段無話的日子, 話沒有上到嘴邊, 口於是沒有打開,沒有吐出什麼。 於是,隔了一段這樣的日子, 我也只好寫這樣的狀態。 這陣子, 我無法理解, 究竟旁人的無話、旁人的沉默是否與...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9/07/2019 發表

有一條蛇爬到營地, 一個商旅的營地裏頭。 因著天黑的關係, 沒太多人見到這條和黑幕差不多顏色的蛇。 蛇在快熄滅的營火邊爬過, 只見到一個小女孩抱著一頭小熊, 看著自己。自己也看著...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3/07/2019 發表

致和我目光對視的人: 抱歉的說, 曾經,我寫這封信的時候, 我想過用「致我的敵人」這個詞, 給部份跟我關係不好的人。 當用上「致我的敵人」, 我沒太大把握你會看這封信。 你跟我的...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07/07/2019 發表

說到天堂,有一個角落, 不為人知,很少人出現在這個位處角落的房間。 連天使,都只能在出神時才有機會現身房間內。 天使稍微花點精神在天上飛的話, 腳步不可能踏入房間裏的。 故事發...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24/06/2019 發表

偏遠的小鎮上, 有一家人,住了二十多年的日子。 誰都不知道他們的身份, 只待他們如同一般的鎮民, 每天平凡的、勞碌地渡日。 但要說到他們真實的身份, 他們是一對養父母加上一個養子...

不連貫,Step aside 於 10/06/2019 發表

警車的車廂裏, 電台廣播著一宗珠寶店的劫案。 典型的情節,例牌的角色, 兩個劫匪挾持著一堆無辜的市民, 正被警察在珠寶店門外包圍。 劫匪的要求無非是要求安全,不被追蹤地離開。 要...

< 1 2 3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