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1924
精選
921
推薦
143

猛烈南瓜

Openrice之 SMASHING PUMPKINS,死忠愛華頓球迷,有名開飯第一癲佬,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
於 19 小時前發表

友人高達兄召集飯局,他提議幾個地方給我們選擇,看過名單上的食肆,我是完全沒有異議的。 因為全部都想試,就看那一間先訂到位。 今年初曾到訪過的「大圍小館」,現時晚市分兩個時段,我們一行四人,在晚上八點入座,直至十點完全,對我而言時間剛剛好,當晚吃完飯就要返通宵班。 所以當晚謝絕酒精,四個麻甩佬,...

於 13/05/2022 發表

Omakase有如雨後春筍,開完一間又一間,簡直是疫市奇葩,周不時聽到那一位師傅過檔到另一間鮨店,那一位師傅跳出自立門戶的消息。 數年前曾經到訪過元朗國的「壽司源」,午市的Omakase,$380 +10%一位,言師傅主理,當時我為這餐飯撰文,尾段說到日後可否抽空來晚市。 最終還是空口說白話。...

於 09/05/2022 發表

近年比較成功的素食餐廳,「素年」穩佔一席,現時已經發展至四間分店;它們亦在汝州街分店隔離,開設精品店,有時裝有黑膠唱片,但是Hip Hop音樂並非我所好。 上個月尾,本地歌手許廷鏗更在汝州街店,客串一日店長,更推出他的自資黑膠唱片,當我收到這個消息之時,訂位名額已滿。 其實,我只是想買他的唱片...

於 08/05/2022 發表

再訪佐敦莊士倫敦廣場的「金山海鮮酒家」之時,是堂食放寬至八人一枱的第一天,早已訂了枱當然無痛苦,企圖walk in是沒可能有位。 晚市時間依然不變,七點入座,人齊就點菜,快上快落,一小時多少少便埋單走人。 密食當三番嘛。 三個人,拿著張菜單,都是交由我發辦,也來過數次,想吃甚麼心中有數。 ...

於 30/04/2022 發表

「程班長」買棹歸航,在香港還有甚麼地方,可以吃到一碗像樣的台灣牛肉麵? 較早前我再分享「尚青商號」的帖子,有讀者留言,觀塘的「五月星」也不錯。 現在我經常出入這區,因為到附近的廠廈買唱片,這天又要上去破財,正是午飯最旺場之前的時間,想起讀者的推介,順便吃碗麵吧。 但是見到駱駝漆大廈三期門外,排...

於 29/04/2022 發表

尖沙咀金巴利道的同路小店,上年已經結業,其位置由「海﹒三碗麵」,當時經過,只覺得門面平凡,沒有特別留意。 不久,有關該店的好評漸多,聽過更誇張的是要等超過一小時,六個位的小店,只得老闆一雙手,標榜慢工出細貨,但為了一碗好麵,很多食客心甘情願等待。 大約由十多年前的「壹碗麵」開始,打破以往麵食的...

於 28/04/2022 發表

上次吃日式吉列豬扒是何時何地?沒記錯的話,好像是三年前在高雄SOGO裡面的「杏子」,用上黑豚里肌,甜美的肉香與豐富的油脂感,這股滋味是不能忘記。 曾經喜歡的「Tonkichi」,接近十年沒訪,今日的水準如何只能道聽途說;聽聞現在有不少人對中環的「Porker」推崇備至,但一直未有機會試。有不少...

於 25/04/2022 發表

長達三個半月的晚市堂食禁令,終於在上星期四解除。 收到友人S先生Whatsapp:「今晚食唔食飯?」 我:「咁急,訂唔訂到位先?」 隨便說出兩間食店的名字,老地方「盛記」,記得上年初晚市堂食解禁第一晚,我們就是在沙田瀝源邨打邊爐。 最終選擇了另一間,竟然給我訂到位,一行四人在深水埗欽州街「魚鈁...

於 24/04/2022 發表

與好友到中環找達叔修理相機,當時還提議不如順便去樓下的「陸羽」飲茶,但是因為避疫而暫停營業。 二月有段時間,天氣寒冷下著雨,兼疫情大爆發,百業蕭條,萬籟俱寂,為這城劃上一絲絲哀愁。 行到去必列啫士街的舊樓,並非拜訪神級鮨店,沿住旁邊的樓梯落下一層,就是這天到訪的咖啡店「Not One Less...

於 18/04/2022 發表

復活節四天假期裡面,實際上我只得一日假,其他時間當夜更,中午還可以外出吃個午餐才上班。 似乎是疫情緩和與消費券的效應,市道亦開始「復活」,上個月到過太子「友利冰室」,午市只得小貓三四隻,前兩日再訪,眼見接近九成滿;經過某些同路食店,門外人龍再現。 大南街的車仔麵店「何車」,中午十二點九到門口,...

於 16/04/2022 發表

今個月初,有幸到筲箕灣的Omakase神店午餐,因為在下午一點半才開始,原定先在附近的「安利」吃碗粉打底,但突然有事做而趕不及。 那就吃罷午餐才去「溝貨」,心想應該吃不飽。 由一點半到四點半,酒餚到甜品,最終吃到捧腹離開,回到東大街看見「安利」的招牌,只能過門不入。 或有不少人覺得它們的水準今...

於 12/04/2022 發表

若以時間性來計,這一頓午餐,是應該屬於上集。 莫非下集是個可愛夢兒?非也。 三月初是我的生日週,往年這段時間是很忙碌的,但是遇上了第五波疫情,日日確診數字萬萬聲,晚市又禁堂食,大家仍要上班,只在乎是WFH或如常回辦公室,你估真係唔撚使做咩? 難得友人KL在我生日正日的中午有空,而且心儀的餐廳亦...

於 10/04/2022 發表

相約友人YH見面飲杯咖啡,我提議去西九龍,她說要上堂,由將軍澳出來,恐怕有點趕。 我:「咁我入嚟將軍澳啦,就喺海邊見?」 時間尚早,先找個地方吃個午餐,上一次到訪「日日食美食廣場」,已經是上年五一,為了一碗牛腩。 聽聞有新店進駐,而且是正中我下懷,怎能不試呢? 「將軍令花甲海鮮粉」,有三款湯底...

於 04/04/2022 發表

其中一間予約困難的Omakase,竟然在上個月初,訂到上個月尾其中一日的13:30時段。 可能是疫情嚴重關係,有客人取消預約,又給我發現到,最重要的是當日撞正我的例假,無須為了一餐飯而請annual leave。 中環「Sushi Shion」,開業不到一年,大將Adachi San,曾經在「...

於 31/03/2022 發表

說起背脂拉麵,以前經常去深水埗的「混亂拉麵」,可要求加大三倍背脂蒜蓉與野菜,超重口味的代表作,但不是人人都受落。 最近在女人街,有間由東京開過來的背脂拉麵店,上個月慕名而來,去到午市尾段入座,只剩下沾麵,試罷覺得未夠濃厚,留待下次再訪試埋拉麵,才能給予評價。 紅磡的「泓一」,除了賣雞白湯拉麵,...

於 29/03/2022 發表

有關這間茶餐廳的背景,相信大家都好清楚,較早前被某KOL批評其盆菜,惹起的軒然大波,亦無需再多講。 太子界限街的「基隆茶餐廳」,多年以來支持者眾,好人好事之外,其出品雖非頂級到天上有地下無,但經濟實惠,盆菜是基層可負擔得起的價錢,有蝦有鮑魚,$128一份,還想怎樣? 身邊的朋友,在這裡的喜好也...

於 26/03/2022 發表

數年前,我到訪過中環的「銀座いわ」,不久,晉身成為米芝蓮一星食肆,但只是一剎那光輝,很快就被搣星,其後結業。 當時的主理人岩央泰,上年尾回歸香港,以自己之名「鮨央泰」,在海港城開業,取代以前拉麵店的位置;當消息傳出不久,已經有朋友留名跟進。 大家最關心的問題:「究竟難唔難訂位?」 相對其他予約...

於 22/03/2022 發表

現在想吃一餐飯也不容易,餐廳隨時因為疫情關係而停業,數個月前訂位,臨門一腳撻Q的話,難免掃興。 下個月我終於有機會跟隊去一間予約困難店,照現在個形勢來看,應該問題不大,唯一就是要保持身體健康,你我也明白。 回到上年年尾,友人N小姐搞局,地點是Mori San新餐廳「Major Seventh」...

於 20/03/2022 發表

疫情無了期,只能在僅有的空間,盡力保持自己生活如常,這段時間當夜班,可以在上班之前外出堂食,最近在Facebook見到友人A,經常上載用餐的照片,更加上個hashtag。 #支持香港餐飲業 我也說過,只要情況許可的話,在這段艱難的時間,支持一下自己心愛/立場一致的食肆,撐,講得出就要做得到。 ...

於 17/03/2022 發表

回到2019年秋天。 剛剛放了一個不長不短的假期,先在愛爾蘭都柏林逗留三晚,然後才前往英國,自從因航開通了香港往都柏林的直航,似乎方便了不少,然而航空公司早前削減成本,該航班現時已停辦,要到下年夏天才復航。 今次我乘搭英航往倫敦,再轉乘Aer Lingus,連同等候時間,大約需時十四小時,其實...

< 1 2 3 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