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1853
精選
854
推薦
133

猛烈南瓜

Openrice之 SMASHING PUMPKINS,死忠愛華頓球迷,有名開飯第一癲佬,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
於 6 小時前發表

大埔朋友A先生,不時推薦這間在廣福道,上年由年青人接手打理的「榕記滷水專門店」,我一直記住,但最近入大埔,始終與它擦身而過。 趁這晚要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買點東西,然後坐72號巴士,向廣福道進發,試試這間同路的潮式滷水店。 去到門口,外面有不少人正在等候,但大多是外賣,只是等了不到十分鐘,在我前面...

於 14/10/2021 發表

以前想吃越式三文治,第一時間會想起佐敦「添記」,但已經差不多八年沒訪了。 在荔枝角道開業好幾年的「Q1第一郡」,經常在這一帶出沒的我,竟然未曾光顧這間同聲同氣的食店,反而隔離的「康瑞」,今年已經光顧過兩次,真神奇。 很久之前在荃灣某間小店(現已結業),人生第一次吃越式番茄蟹肉檬,其酸甜鹹鮮的...

於 13/10/2021 發表

多年前,「德昌魚蛋粉」仍是一間在土瓜灣北帝街投注站隔離的小店,及後被食評家推上雜誌專欄,自此平步青雲,細舖變大舖,搬到去同一條街欣榮花園,後來被「翠華」取代其位置。 當時我覺得它們的魚蛋,老舖年代叫做食得過,價錢經濟,去到大舖年代,與茶餐廳無異,第一次去,覺得差過以前,最後一次去,又好像止跌回...

於 10/10/2021 發表

今個月有幾日會在西貢,以往我一年最多入去一次,加起來已經是過去數年的總和。 廿年前到訪過區內的有名車仔麵店,藉此想回味一下,但是不開晚市,咖啡店例牌去到六點就打烊,一個人又沒可能去「六福」食海鮮。 當中有兩日,我在「白鬚」晚餐,然後才乘坐小巴回市區。 曾經在西貢居住,因為結婚而遷出...

於 06/10/2021 發表

今年與米芝蓮一星中菜「文華廳」特別有緣,上個月尾,受到Wine Luxe Magazine的社長邀請,得以半年之內,第三次到訪。 這晚是以威士忌作主題,由即日起至10月,The Glenrothes與飯店合作,推出「Beyond a Culinary Gem」,由行政總廚黃永強師傅,精心設計的...

於 04/10/2021 發表

灣仔譚臣道的「麗姐廚房」,是不少同路人吃中式素菜之選。 日前在此來個三人飯局,慶祝友人A君生日,保險起見,早一個星期訂位,包無失拖。 飯店行B區,負責人問我們選擇填紙定安心,我們一律是前者,有不少人對於填紙/安心的次序很著重,如果一間黃店首先要求客人嘟安心,而非填紙的話,黃極有限。 我就沒有這...

於 02/10/2021 發表

數年前,曾經到訪過當時開業不久,由懷石料理大師與阿根廷星級名廚合作,位於海港城的HAKU,那時為朋友慶祝生日,在此品嚐了一頓精緻的午餐,由海膽多士配茄子蓉,到主菜的鹿兒島A4和牛,一西一日,擦出了火花。 早前,餐廳換了新主廚,來自美國的Rob Drennan,從他的出生地Oklahoma開展其...

於 30/09/2021 發表

上環孖沙街的「軟庫飯堂」,它的名字在報章雜誌的名人版見得多,但一直給予外間神秘的感覺,因為只招待老闆的朋友,就算你吃餐飯一擲千金,也未必能夠踏足飯堂半步。 友人N小姐設局在此,問我有沒有興趣,我即刻二仔底死跟,機會實在難逢,隨時可一不可再 ,今時今日做人最緊要及時行樂。 這般的飯堂,菜單一早已...

於 29/09/2021 發表

  二十年前,看過飲食雜誌報導,一間中菜館賣三百幾銀一碟的粟米斑塊,即刻與三位朋友慕名而來,當時年紀小,吃罷的感覺,的確是與別不同。 地點在佐敦的「新兜記」,即是「新斗記」的前身。 城中名廚Ricky Cheung(就是經常穿花恤衫的那一位),年前開設走高級茶餐廳路線的「祥仔」,一直想試試其粟...

於 27/09/2021 發表

這間由日本師傅主理,位於中環的「鮨中本」,又未去到予約困難的級別,我在兩個星期之前預訂午餐,也能享受一人鮨境的寧靜。 此一餐Omakase,是今年四月尾發生的事,當時仍是收$900 + 10%一位,去到五月就加價至$1180 + 10%,加幅可不小。 當日我是訂了中午的第二輪,13:30準時到...

於 22/09/2021 發表

四年前在東京新宿的「五ノ神製作所」,吃過其番茄蝦湯沾麵,直到今天依然回味,沒有疫情的話,飛過去四日三夜大吃大喝,並非難事。 新常態的生活,就算日後回復正常,也未必像以往率性而為,想飛就飛了。 既然不能外遊,只能在本地找些接近的出品止一止癢,香港可以吃到類似五ノ神製作所的出品,長沙灣美居中心的「...

於 20/09/2021 發表

早前晚市禁堂食期間,沙田瀝源邨的酒家「富東閣」,推出外賣片皮鴨,惹來不少人跨區團購,反應出乎意料地熱烈。 價錢便宜是其一,同聲同氣是其二,艱難的時刻,要撐,都要撐自己人先,無論路途有幾遠,照撐。 今年中秋做節,再訪瀝源廣場的平台,上次是來飲茶,今次吃小菜,晚上七點,整個大廳差不多滿座,當很多酒...

於 19/09/2021 發表

回到今年復活節假期,某天下午來到西營盤,另一間予約困難店「Bâtard」,當搞手N小姐召集之時,正是晚市禁堂食的日子,所以選擇訂午市。 今日不知明日事嘛。 這間與西環「Bistro Du Vin」同系,被譽為酒鬼天堂的餐廳,早已放進我的飲食名單裡面,一等就等了三個月,人活著就是等待,尤其是現在...

於 16/09/2021 發表

剛剛搬舖,午市與晚市已經爆到下年九月,要等到下年三月,才開放稍後時間的訂位。 頂替了以前「廚魔」的位置,從銅鑼灣搬過來的「天鮨」,如非清酒界朋友W的安排,我也未能夠佔上一席,在此謝過。 早三個月前召集,早一個月前申請定假期,飯局當日的中午,準時到達,同行的美女朋友L,姍姍來遲,她說要我們食住先...

於 12/09/2021 發表

疫苗氣泡實施了一段日子,近日有不少食肆紛紛轉行C區,尤其是酒店的餐飲,意味著堅持不安心的話,就不能踏進這類食肆的大門。 但是,仍有不少行A區,不一定是立場問題的堅持,主要是一些小店,例如茶餐廳冰室,像我常去的土瓜灣「一冰廳」,新蒲崗「肥仔銘」,它們一向不做晚市,影響可能只限兩個人坐一枱。 有時...

於 10/09/2021 發表

以自由定價為名,油麻地的素食店「蘇波榮」,已經在年前結業,最近它們在深水埗大埔道,以「黑窗里」之名東山再起,位置介乎北河街與桂林街之間,與嘉頓遙遙相對。 見到店名,很自然聯想起它們昔日的所在地 - 德昌里;我是未曾So Boring,總是沒有緣份,想約朋友去但對方沒有空,就此擱置,然後朋友有空...

於 05/09/2021 發表

一間在飲食網站、只得兩、三個食評,在IG打不到卡的日本料理,若非受邀來到這裡晚飯,也不知道其底蘊。 兩個月前,炎熱的晚上,拿著兩瓶雪到冰凍的白酒Rose赴會,搞手叫得自攜酒水,當然不收開瓶費,我較原定時間早到,打開門口,已經見到友人V兄,正在享受威士忌。 坐定,拿起杯,無恥地斟了他帶來的Gor...

於 30/08/2021 發表

每年的8月30日,是香港重光紀念日,過了七十多年,這段3年零8個月等待黎明的悲壯,漸漸地被遺忘;就算打開社交網站,也絕少人提起。 或許時間真的沖淡一切,人人生活如常。 或許身處低壓氣候,一切只能放在心中。 對上一次到訪長沙灣D2的「友利冰室 X 勿當奴」,時間尚早未開門,只見到老闆爆炸頭,寒暄...

於 26/08/2021 發表

  荔枝角的「程班長」,於七月某個星期一,為了慶祝台灣代表在東京奧運有好成績,全單九折。 若非小戴在羽毛球女單決賽功敗垂成,隨時八折埋單都似。 也很久沒來過,大約有兩年時間吧,我就不會為了優惠而特別前來,隔兩日要到D2買東西,順路上來吃碗牛肉麵。 很掛念台灣的一切,包括牛肉麵,近年香港...

於 21/08/2021 發表

友人JL相約在西環尾的「Bistro du Vin」晚飯,這間小酒館,上一次來,是2012年10月,亦是唯一一次。 再上飲食網站翻看該餐廳的食評,原來我是「首名入球」,即是為它寫第一篇食評的人。 記得是為了參加網站的有獎遊戲,大獎是iPHONE一部,條件是文章數量加上編輯推介,當時我很勤力,差...

< 1 2 3 93 >